《我乃茅山大师》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现场一片安静,尤其是大夫人她们,那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腿哆嗦着,大气不敢出,生怕那头凶猛的黑熊盯上他们。

“你就准备了这点手段,就敢开口叫我们过来?你这多多少少有点看不起我们啊”柳俊撇撇嘴说道。

“你,你,我,我”大夫人虽然算得上位高权重,但也只限在袁家,放自由城都不算什么,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给我滚下来道歉”柳俊呵斥一声。

今天也就是他们有实力,要是换成没实力的,今天估计能被这群人欺负到死,所以柳俊觉得自己怎么着,也得给这个大夫人一点教训。

“楚,楚莹,咱们都是袁,袁家人”大夫人赶忙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二夫人楚莹。

“大夫人,您严重了,我不过是个外人,而且我跟这几位不熟,恐怕说不上话”楚莹立马回道。

“对不起,这件事是我母亲做错了,我替我母亲道歉”袁哲站了出来。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你母亲既然惹了我,就必须付出代价,当然,你要是觉得你拦得住,可以试试”柳俊冷声道。

他虽然对这个袁哲有些欣赏,但一码归一码,他要是不给大夫人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以后楚莹在袁家可就麻烦了。

“当然,还有那边那个蠢货”柳俊指了指躲在柱子后面,努力降低存在感的袁浩。

袁哲看了自己这位废物哥哥一眼,心中直叹气“我哥,您可以随意处理,但我母亲年事已高,还请您手下留情”

“袁哲,你干什么,你忘了我是你哥了!”袁浩一听袁哲这话,立马就急了,只是他的话,根本就没人听。

“闭嘴,要不是你惹的事,怎么会弄的这么狼狈”袁哲一改温文尔雅的样子,直接对着袁浩怒斥道。

许是第一次看见自己弟弟发火,袁浩立马就怂了。

“这位大人,虽然我不知道您到底是谁,什么身份,但我很清楚,您不是我们袁家招惹的起的,您捏死我们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这不会让您有任何成就感,您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让我母亲跟我哥长教训,您这样,母过儿受,我跟我哥,任您处置,只希望您能高抬贵手,放过我母亲”袁哲直接跪在柳俊面前,摇杆挺直,看向柳俊。

“袁哲,袁哲,大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有什么就冲我来吧”大夫人急忙跑了下来。

她虽然害怕柳俊,但也不愿意让自己儿子代她受过。

“挺好,你们的母子情我很欣赏,但你们让我为难了,我有点不高兴,明明是你们的错,现在搞得跟我要是不放你们,就罪大恶极似的”柳俊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话一出,袁哲心里“咯噔”一下,他刚刚确实想打一下亲情牌,按照他的想法,柳俊应该不会为难他们。

可柳俊居然一句话点破了这件事,那他们估计就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柳俊手中出现了三颗药丸,并将药丸放到袁哲袁浩大夫人三个人的面前。

“三颗药丸一模一样,但药效不一样,一颗补药两颗毒药,自己选”柳俊笑了笑说道。

“不,我不吃”袁浩立马叫道。

话音刚落,就看到黑熊精来到他的面前,一副你不吃药我就吃你的样子。

“你先来”柳俊指了指袁哲。

袁哲没有犹豫,直接拿起一颗药丸塞进嘴里咽了下去,大夫人脸色煞白却还是跟着拿了一颗药丸吃了进去。

不到片刻,俩人脸色同时发青,一股痛感涌上心头,只是这股疼,还在能忍受的范围内。

“哈哈,我是补药,我的是补药”袁浩本来跟丢了魂似的沮丧着脸,一看自己弟弟跟母亲都中毒了,那自己这颗肯定是补药啊,立马高兴起来。

“快吃”柳俊皱眉催促。

袁浩立马拿过最后一颗丹药塞进嘴里,只是没过一会,他便感觉到一股火烧般的剧痛从胸口位置快速扩散。

“啊,疼,妈,妈,救我”袁浩瞬间在地上打起滚来。

“大人”袁哲忍着痛,看向柳俊。

“听说过大补即毒的道理么?我说过这是补药,可没说这玩意吃了就没事”柳俊一脸淡然。

听到柳俊的话,袁哲只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这才是谈笑间玩弄人于股掌之间。

“尊贵的客人,我们老爷从城主府回来了,想请您单独过去聊聊”大管家如鬼魅一般又冒了出来。

柳俊都有些无语了,他本来以为这家伙是大夫人的人,结果一打起来,根本都看不到大管家的人影,这打完了,又出来了,现在的管家,都这么有个性的么。

“你这,确定不说点什么?”柳俊指了指两个面露痛苦,一个满地打滚的母子三人。

“客人您高兴就好”大管家脸上笑容不变,就好像柳俊打的只是袁府的如同佣人似的。

“你牛,前头带路”柳俊忽然对那个一直没见过面的袁家家主袁世凯感兴趣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瘸一不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