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求书网】地址:qiushuxs.com

听到陆玄这话,几只树娘翩翩飞舞,露出欢快神情。

随即,它们身上涌出浓郁草木灵气,将陆玄一同裹在内,闪入巨树深处。

巨树似乎对于它们来说没有任何阻碍,速度尽快,甚至要比陆玄施展木遁之术时还要快了许多。

“低估这些树娘的木遁速度了,先前还妄想将它们甩脱……”

陆玄想起刚开始发现它们的存在时,自己避免麻烦,还试图加快速度将它们甩开,没想到树娘的速度远远超过自己预料。

“估计这是它们本身天赋,也与那些巨树不会阻碍有些关系。”

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索性节约一点灵力,让树娘带着自己极速前进。

片刻后,他感觉身躯仿佛穿过一层薄如蝉翼的淡淡青膜,进入一个青色天地。

抬头望去,天穹尽头是一块青色巨幕,底下无数粗大根茎、藤蔓缠绕在一起,形成各种怪异地形,数不尽的草木精怪在里面嬉戏玩闹,甚至有些看到陆玄后,主动凑拢过来,好奇的望着陆玄。

为首树娘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那些形态各异的草木精怪便立即退走,在远处偷偷摸摸的观察着陆玄。

“看不出你在这些草木精怪里面,地位还挺高啊。”

陆玄轻笑一声,揶揄道。

树娘闻言,雪白面庞上飞起两团淡淡红晕,在如雪肌肤,青色纹路的衬托下,更添几分魅惑之意。

陆玄哈哈大笑,跟着它们来到一块低矮树根上。

没过多久,就有一只树娘递给陆玄一份碧绿灵液。

灵液用一截空心枝条盛着,微微晃动间,激起层层青绿涟漪,煞是好看。

“请我喝的?”

陆玄虽然已经猜出大概,出于礼节,还是询问一声。

树娘轻轻点头,不敢抬头望向陆玄。

“那就多谢你了。”

陆玄微笑道,饮下一口碧绿灵液。

碧绿灵液刚一入腹,就有一种清新灵气流经四肢百骸,贯通全身,清气经久未散,使得陆玄整个身躯都轻松不少,脑海中一片清明。

“倒是一种不错灵液,效果与玉洗灵露类似,但在某些方面还要强于玉洗灵露。”

陆玄心中暗暗做出评价,一边观察着自己目前所处的奇异空间,一边享受着碧绿灵液的美味神奇。

“这灵液是你们酿制出来的吗?”

喝完碧绿灵液后,陆玄好奇问道。

天地所生还好,喝一回算一回,若是有酿制配方的话,他就会想方设法将配方弄到手了。

当然,会给出让树娘们极为满意的价格的,不会白嫖人家的珍稀配方。

不过,让他有些失望的是,从树娘的回答中,可以听出这些碧绿灵液都是这片青绿天地自然生成,但是产量极小,它们每隔时间去采集一趟。

“特意强调产量小干嘛,我又不会打灵液的主意。”

陆玄心里暗暗嘀咕一声。

碧绿灵液虽然珍贵,但他已经拥有数种滋味、效用差不多的,占为己有的想法也就并不强烈。

“多谢邀请我过来做客,还让我喝到如此美味的灵液,若是无事的话,我就要离开了。”

“这有一些灵果,还有几种我酿制的灵液,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有着不小裨益,送给你们尝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你们修仙,我种田》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