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阿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恰好这个小校是见过刘静的,没有丝毫的怀疑。

“原来是河间公主在此,不知道公主在此有什么事情呢?需要在下帮忙吗?”小校客客气气的对着吕玲绮问道。

连自己的头都惹不起刘静,自己更加惹不起。

如果可以的话,小校都想掉头就走,当这里没事发生。

不过既然来了,那总不能什么都不问就跑了,这让旁边看戏的老百姓如何看自己?

“不关你的事,你尽管离开。”吕玲绮道。

小校哪里敢随便离开的,天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赶紧派人回去禀报上级,让他则在这里待着。

“你在这里看什么?”刘静不满的问小校。

“在下尚未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有人冒犯了公主?”小校道。

“如果有人冒犯了本公主,你打算怎么办?”刘静问道。

“当然是严惩不贷。”小校道。

他知道刘静一行是招惹不得的,如果有人招惹了刘静她们,那肯定要将那个冒犯刘静的人给抓起来教训。

“嗯,这里就有人冒犯了本公主,本公主的人正在教训他,你要不要收拾他?”刘静指着抱着头在挨揍的步协对小校道。

“真的有人敢冒犯公主?”

小校脸色一变,马上就变得杀气腾腾的道,“还真的有人不怕死?公主请放心,在下一定会将此人抓起来,狠狠的教训,让他长长记性。”

”你真的愿意帮本公主收拾那家伙?“刘静笑了,笑眯眯的问着小校。

小校拍着胸膛道,“公主尽管开口,只要公主一声令下,在下马上收拾此獠。”

小校是属于步家的嫡系,对步家忠心耿耿,小校自然之道自己的顶头上司步骘对刘静一行的态度。

步骘是不希望刘静一行出什么事情,谁敢在这个时候招惹刘静他们,无疑就是和步家作对。

小校作为步家的人,自然不能够容忍此种行为发生。

“如果这个人和步家的关系很密切呢?”刘静又问。

“就算是我家将军的公子,也不能够冒犯公主。”

小校说的大义凛然:“如果让我家将军知道,就算是公子冒犯了公主,将军一样会严惩不贷。”

小校不认为现在被刘静的人揍着的人身份有多高。

至于刘静所说的关系密切。

小校认为,自己也和步家的关系密切的,步家的仆人也和步家的关系密切啊。

“闭,闭嘴。”

步协忍不住了,他终于出声训斥这个蠢货小校了:“赶紧给本公子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杨羽芸熙

杨羽芸熙

鸿运当头
他只是来乡村支个教,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小村落………
都市连载253万字
玫瑰,恶龙和彩虹小马

玫瑰,恶龙和彩虹小马

欢狼奇居
玫瑰,恶龙和彩虹小马作者:欢狼奇居岑凌当大哥很多年,一不小心喜欢上了自己的小弟,然而小弟是个话唠直男铁憨憨,爱美人更爱大胸。于是他压下喜欢,只想这小马过的开心。不过喜欢压得下,情/欲却未必。岑凌本打算找个身体健康的对象定期互相解决一下,却不知自己招来了一只野兽。野兽不光想插/进他身体,还想
都市全本40万字
姐弟综艺的冤种对照组觉醒了

姐弟综艺的冤种对照组觉醒了

九月飞火
慕可可出身豪门,能力出众,是位妥妥的成功人士,受邀参加一款姐弟综艺时意外发现,自己是一本书里的恶毒炮灰对照组。程家姐姐温柔善良,主动承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两人互帮互助,感情深厚,深得观众喜爱。关家姐姐大气得体,充当着弟弟指路明灯的作用,教会他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瞬间便积累了不少人气。而只有她和慕晗,整天只会打来打去,从节目开始打到节目结束,败坏了观众所有好感,直接便被骂上了热搜,下场凄惨。慕可可
都市全本40万字
歧路

歧路

退戈
何川舟又做了那个梦,梦里少年顶着众人的质疑,意气风发又口气张狂地说:以后我要做一个人民警察!她觉得这人怪无聊的,不像自己,只想搞钱。十五年过去,该成长的都成长了。久别重逢,他坐在车里,隔着玻璃窗,一身西装革履,嘴里咬着根没点燃的烟,像是咬牙切齿,视线却微微瞥向外面,嚣张地挑衅道:“哟,何队。”所谓命运弄人大概就是,哪怕我初心未改,依旧走上了和梦想截然不同的道路。
都市连载53万字
全网黑的我退圈考公后爆红了

全网黑的我退圈考公后爆红了

朔霜
宋蔓穿书了,穿成一本自己连夜看完的娱乐圈大女主爽文里总是被人当枪使的无脑蠢毒女配。而彼时剧情已经进行到了中后期,她在网上人喊人打全网黑,微博之下一片“宋蔓滚出娱乐圈的骂声”,曾经大红时捧着她的公司也是露出资本家黑心面目,抠着合同中的各种埋坑让她赔偿天价违约金。看着这死亡一般的魔鬼开局,宋蔓坐在床上沉思半刻。然后,从床底下翻出原主的大学毕业证,转头去考上了公务员。等着用合同威逼宋蔓下海的公司:???
都市全本79万字
春风藏情

春风藏情

袖刀
[春风藏情,我心藏你]谢征初见温情那天,她盘腿坐在KTV包房外的走廊里,抱着一瓶可乐一边哭一边喝。陪着她的朋友问她哭什么,她抹了把泪,“他说他一直把我当妹妹,我可去他的妹妹……”路过的谢征脚步未停,只猜测这姑娘八成是失恋了。待他走到前面转角处时,姑娘的朋友语气转为无奈,“失恋了你倒是喝酒啊,抱着可乐发什么酒疯?”姑娘带着哭腔,很是委屈,“我也想喝酒啊,可我还没成年呢……”谢征脚步微顿,嘴角抽搐了一
都市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