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求书网】地址:qiushuxs.com

姜明连忙道:“原来你们以前认识啊!他乡逢故知,这是啥,这是人间四大喜事啊!这是缘分啊!天定的缘分啊!”

重黎波澜不惊,说:“没见过,不认识。”

唐冲咬了一口馒头,道:“哦,是我记错了。”

纳兰长老道:“你们说起那对帝后,我倒是曾经看过一个风月本子,好像影射的就是这对帝后。”

李延康道:“你个老女人,一把年纪了,还不要脸的看风月本子。”

纳兰长老大怒,一脚踹的李延康滚了两滚。

李延康差点被火烧到,骂道:“我开个玩笑嘛,你打人做什么呀!”

纳兰长老白了一眼李延康,说道:“那个风月本子上,写的好像是,这位皇后出身低微,是个宫女,没资格当皇后,端穆皇后也是她死了之后的谥号。国主和她好了之后,迫于笼络当时的权臣,国主娶了几名千金当妃子。皇后不高兴,就想走,但国主软禁了她,不让她走,她还怀孕了,结果,皇后失去了自由,国主为了安抚权臣,无法陪伴皇后,皇后郁郁寡欢,生了重病。国主那段日子放下国中所有大事,只为了陪伴皇后。可皇后还是死了,一尸两命。”

李延康被这个情节吸引,就差挤出几滴眼泪了,问:“那后来呢?”

纳兰长老说:“后来嘛,国主终于羽翼满了,杀了那些千金妃子,连同她们的儿子女儿全部杀了,皇后虽然死了,但是她的家族却都被国主优待,她的父亲还被封为国公,哥哥被封为国舅,妹妹被封为公主,这等殊荣,姜国历史上再也没有第二例了。还有一个情节,那就是皇后临死前,要求离国主离的远远的。”

李延康感慨,道:“于是国主就把自己葬在东部勃海海底,把她葬在西部巴蜀高山之巅?这本子叫什么名字?”

纳兰长老说:“好像叫《霸道国主爱上我》。”

姜明说:“我猜作者是一个叫做皇叔公子的人。”

纳兰长老激动道:“对,没错,就是皇叔公子,他写过好多风月本子,都是才子佳人,情节波澜起伏,跌宕万分,荡气回肠!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好想见见他,他简直是我的偶像!”

姜明一边拨弄火堆一边说:“长老您其实早就见过他了。”

“真的吗?”纳兰长老凑过来,一把抓住姜明,紧张道:“他是谁?我见到他的时候我那天好不好看,啊呀,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告诉我的话,我肯定就会找他要签名!他一定是一个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美男子,各种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引据论典,真是才华横溢!”

李延康不怀好意的笑着,说:“你有很多他的签名。”

纳兰长老大惊!

李延康接着说:“皇叔公子就是元朔的笔名。”

“不!!”纳兰长老崩溃了!

才华横溢风度翩翩的美男子怎么可能是元朔那种不听话的家伙!!!

元朔那种家伙上课不好好听讲,就会看各种民间传奇话本!

这也就算了,他还喜欢上课嗑瓜子,说话!

纳兰长老故而最讨厌元朔,恨不得叫元朔每节课都给我滚出去罚站!

姜明说:“是真的,你抽屉里应该有很多元朔写的检讨书,那些检讨书应该都有他的签名。他这个人,心思不在修炼上,就喜欢收集民间传说,并且根据民间传说进行什么艺术加工写话本。他写的《霸道尸王爱上我》在某些地方都被演成真人戏了。他说他要趁热打铁写尸王第二部,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写了,他居然不是说说的!”

纳兰长老的梦碎了,顿时没精打采。

姜明打了一个哈欠,说:“我困了。”

李延康拨弄着火堆,说:“那你睡啊,我守夜,下半夜纳兰长老守夜,你们几个睡吧。”

姜明躺在野地上,看着星星,说:“可是没有睡前故事啊。”

李延康不耐烦,“睡前巴掌要不要?”

说罢,他凶神恶煞的抡起巴掌。

姜明委屈道:“不讲故事就不讲吧,要打人家做什么?”

第一次睡在野地。

姜明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说:“我睡不着。”

李延康深呼吸一口气,道:“那你来守夜,反正你睡不着,废物利用一下好了。”

“有趣的比喻,哈哈!”居然把睡不着这种事情比喻成废物。姜明倒是挺稀奇的。

李延康说:“不是比喻,我是说你是废物。”

姜明:“……”

倚着树闭目养神的重黎睁开了眼睛,说:“好吧,我讲个睡前故事。”

姜明顿时高兴起来。

重黎说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小孩,他出生在一个冰原,那里全是雪山,冰川,那里食不果腹,很冷。

雪原里生活着很多毒蛇,还有很多冰原狼、白熊。

那些狼驱赶着他,想要猎食他。

他每天都没命的奔跑,不是躲避冰原狼的捕猎,就算躲避白熊的猎食!

水里还有鲨鱼等着吃他。

有一天,他奔跑着,冰原狼追着他,他跑到冰面上,突然冰面开裂了,狼群不敢追他,冰面裂成一个小块,他孤独的坐在冰块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的系统竟然是假的》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