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九层世界》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既然大哥如此盛情邀请,那我们姐弟三人恭敬不如从命,借你的宝船捎我们一程。”墨殇对钟日天拱手道。

得到墨殇许可,雪兔收起威压对钟日天不咸不淡道:“让你们的人带路,我来扶兰兮上船去。”

钟日天对冰冷的雪兔露出一笑,亲和道:“那是自然,姑娘你带着你的妹妹跟着这两个家伙上船去就好,他们会帮你们安排好一切的。”

待雪兔扶着兰兮上船后,钟日天也带着墨殇紧随其后,一同上了黑牛号。

墨殇刚一上船,就立马发现在甲板上正有一群姑娘被铁链绑在桅杆旁。

仔细一看,墨殇还看到了一个熟人,周糖,周楼副院长的孙女,帝王公会学院的老师。

而紧挨着周糖的一个姑娘身上,此时正穿着帝王公会的制服。

这时,周糖看到了墨殇,但没有认出墨殇。

墨殇见周糖似乎不认识自己,立马想起之前在学院争霸赛时不曾见过周糖露面,不知去了何处。

想来周糖此刻也还不知道自己就是棕衣人。

为了尽快搞清楚周糖等人为何被抓来,墨殇主动与钟日天搭起话:“大哥,这都上了你的宝船,我都还不知道你的称呼,可否告知一下大名?”

钟日天哈哈一笑,自报姓名道:“我乃钟王世家的第十二代掌舵人,钟日天!”

此话一出,刚巧从船舱里走出来的雪兔眼睛一亮,语气有些急促道:“你说的可是中元三大世界里最着名的造船世家,钟王世家?!”

见到雪兔的身影,钟日天眼里顿时透出了光,自豪道:“姑娘说的没错,正是你说的那个钟王世家!”

得到钟日天的确认,雪兔突然一改之前的冷艳,露出难得的笑容。

墨殇不知雪兔为何在得知钟日天是钟王世家的族长后,变脸变得如此快,便对雪兔出声问道:“雪兔姑......雪兔姐,这个钟王世家很厉害吗,见你如此激动?”

雪兔嫣然一笑,向墨殇介绍起钟王世家的非凡事迹。

钟王世家的第一代族长就叫钟王,当时的他拥有着相当了得的造船技术。

据史册记载,一次宝船大战中,钟王凭借着自己所建造的宝船,一举攻破敌人后方,获得最终胜利。

自那一战后,钟王的威名威震八方,实力雄厚的家族和宗门势力都纷纷拿出重金,请求钟王给他们打造一艘宝船。

后来,钟王的儿子继承家业,又将造船造诣提升了一个档次,所造之船更是获得世人的青睐。

也是从他儿子的那一代起,创立了钟王世家,并把钟王定为第一任掌门人。

......

钟日天听完雪兔的介绍后,心中对雪兔的好感度成倍上升,差点就要对才见过两次面的雪兔表白。

钟王世家的事迹虽然流芳百世,许多人都知道。

但是雪兔在介绍钟王世家事迹的时候,神态和语言表露出来的并不像是一般的知情者,更像是对钟王世家的痴迷和敬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墨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