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丁霁霖继续在山海界二层修炼。

深夜十一点许。

山海界二层的地图虽然很大,但能找到的妖物已经极少,丁霁霖骑乘着秋华足足在空中晃悠了半小时也没能再找到一只怪。

“滴!”

一条消息,来自于姜岩:“我已经在三层了。”

“三层怎么样?”

“不建议来。”

姜岩道:“三层根本没怪,我已经转悠一圈了,一个boss都没有遇见,只能刷小怪,而且这山海界地图是单行道,只能往上不能往下,来了三层就回不去二层了。”

“我靠……”

丁霁霖皱了皱眉:“那我继续在二层再转悠转悠,多犁地几遍。”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

于是,丁霁霖继续奋战。

好在,山海界二层的油水似乎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榨干,当地图内的boss数量低于某个阈值的时候,再次刷新了一些。

就这样,一直刷到次日下午,丁霁霖再次击杀了精卫、朱厌、鹿蜀、凤凰等山海中的妖物,也让秋华的升级进度持续上涨,如今还差45%的进度就能进化至下一个阶段。

按照装备品阶等级,仙霖器的下一个阶段是旷古神器,所以秋华的下一个阶段应该就是旷古神阶的boss级坐骑了。

想想还是令人颇为期待的。

此时,二层再次被刷得干干净净,而距离山海界消失已经不足10小时。

丁霁霖决定的前往三层看看,来都来了总是要去看看的。

三层。

一贫如洗,当丁霁霖骑乘着秋华来到三层的时候,偌大的地图上只有各种神仆级小怪,似乎根本没有boss的身影。

不急,慢慢找吧。

他骑乘着秋华在空中巡弋,胯下,火蛟的身躯在风中蜿蜒急速飞行,身周一缕缕云雾缭绕,颇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即便是秋华升阶为真龙,恐怕也就不过如此了。

转悠了三个多小时后,一无所获,下线吃个饭。

回来继续转悠。

晚上七点许时,就在丁霁霖骑乘火蛟低空掠过一座被竹林掩藏的山谷时,忽地耳边听到了低低的女子惨哼之声。

“嗯?”

有情况!

他急忙一拽那火红缰绳,驾驭着秋华转身冲进了竹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