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景南瞳孔猛地一缩,看一眼萧倩仪,俯身拾起落在地上的纸。

“倩倩,你怎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动——”

“我问你为何要查梁婠?”萧倩仪冷声打断,一字一句又问一遍。

萧景南眉眼低垂,思索着如何搪塞。

萧倩仪一把从萧景南手中夺回纸,“我让你查当日救治殿下之人,你说查不出来,结果你去查那个女——”

她骤然停下,缓缓低下头,眼睛盯着手里的纸:“萧景南,你别跟我说你查出来的就是这个女人?”

萧景南神色一凛:“不是,别瞎猜。”

“不是?我去问问殿下不就知道了。”萧倩仪看一眼坐着人抬脚就走。

萧景南身子向后一靠:“行,那你去问吧,顺便帮我带给殿下。”

萧倩仪定住,蹙起眉回头:“是殿下让你查的?”

“对。”

“他为何要让你让查?”

萧景南眉心一动,抬眸看她:“不知道,许是不想引人注意,毕竟,他们现在身份特殊。”

他心有不忍,面上不露半分:“倩倩,你也听过齐国大司马与玉蕊夫人的传言吧?”

萧倩仪脸色变了又变,死死攥紧手里的纸。

两军交战时,传言最盛,那时她闻之是嗤之以鼻,可连月来的相处,眼前的与那个传闻中为博宠姬一笑,搜罗天下奇花异草的大司马,根本是两个人。

萧景南摇头叹气:“我本不欲对你直说,可你既已发现,我也就不再瞒你,殿下心里只有梁氏,甚至为了梁氏,拒绝与我们联姻。”

萧倩仪倒抽一口气:“你说殿下是为了那个女人,才——”

萧景南点头:“对。”

“怎么可能,那女人背叛了他,扭头就做了齐君的昭仪,连孩子都有了,主上还命人——”

萧倩仪咬了咬唇,表情僵硬:“所以不是主上送的礼,而是他以主上名义送的?”

萧景南一愣,仍是点头:“是。”

萧倩仪红着眼睛,气恼地瞪他:“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她没给人说话的机会,丢下纸,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门砰的一声,被重重带上,萧景南低下头,瞧着案几上的纸,轻轻叹了口气。

月光映雪,院落里一点儿都不黑,就是出奇得冷。

方才还热热的眼眶,不过转瞬就被冻住,冷得像冰封的湖面。

萧倩仪胸口堵着一口气,闷闷走回住处。

一夜翻来覆去,半梦半醒。

清晨,萧倩仪顶着两个青眼窝坐起身,也没有往日那般神采飞扬,醒来先去院里耍一套剑法。

她有些烦躁地裹着布衾呆坐一会儿,然后游魂似的稀里糊涂地过完一上午。

直到下午才走出房门,时不时就有人从院门口经过,可过来过去,都不是想看到的那一个。

萧倩仪冲着一边的雪堆踹了一脚,踢得雪花飞扬。

更烦了。

府里不想待,她干脆换了身男装,只身出门。

洛安城繁华,萧倩仪沿街走着,两边商铺林立,四处都是叫卖声,有刚出笼热气腾腾的蒸饼,有晶莹剔透闻着就甜腻腻的糖人……

边走边瞧。

没什么能吸引人的,王府里无趣,大街上亦是无趣。

醉江月门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芙蓉帐: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