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求书网】地址:qiushuxs.com

林清泉吞吞口水,被林立夏这番话吓得心惊不已。

“快,快去周婶家!”林清泉一脸急切,生怕晚一步,就看见周婶一家人血流成河的场景。

让众人意外的是,他们一行人刚走到周婶家门口,就听见一个男人满是惊恐的吼叫声。

“啊啊……”

“丑八怪,快滚开!”

“丑八怪,我杀了你!”

“啊……”

男人杀猪般的吼叫声,好像正在经受非人的折磨。

听着很渗人,很刺耳。

林立夏下意识捂住耳朵,脑海里一团懵,不明白发生什么事?

她看向林清泉。

只见林清泉脸颊绯红,咬紧牙关,额头青筋凸起,正压抑着怒火,好似还带着羞怒。

林立夏更加不解,她顺着男人吼叫声的屋子看过去。

那是周婶家最靠边的屋子,一眼能看得出这是后期新加盖的。

“志山哥,那是谁的屋子?”

林志山同样脸色涨得绯红,他抿抿唇道:“立夏,你先回去!”

“我不回去!”林立夏摇头,目不转睛看向那间屋子。

这就好比追剧,正满腔好奇等待看结果,不让看了。

那还不砸电视?

“立夏,听话,快回去!”林清泉咬着牙道:“莫要让腌臜事污了你耳朵。”

听见林清泉说是腌臜事,林立夏瞳孔放大一瞬,结合屋子里刚才那种吼叫声,瞬间秒懂。

太意外了!

真是吃到一个惊天大瓜!

太刺激了!

她猜测那间屋子里,住着周婶的长女林大杏。

林大杏比林立春小两个月,小时候上山时摔了一跤。

脸磕在石头上,留下一道比蜈蚣还难看的伤疤。

去年开春,林大杏好不容易嫁到隔壁陈家村,还没来得及生下一儿半女。

林大杏的丈夫,在去年冬天上山砍柴时滚下山崖摔死了!

婆家非说是林大杏脸上带疤克夫,克死了自己的儿子。

把林大杏赶回娘家。

那时,林家作坊办的风生水起,林大杏虽破相,却是干活一把好手,就留在作坊做事。

据说,林大杏挣来的银子,一个子不留,全都交给周婶。

看这样子,这间屋子是周婶给林大杏新加盖的。

至于屋里男人气急败坏的吼叫声,像是林大杏将人给办了!

林大杏可真是猛啊!

“林宝荣!”林清泉一声怒吼,打断林立夏的思路。

她侧眸看向林清泉。

只见林清泉暴跳如雷抓着林宝荣的衣领,怒吼:“方才找人的时候,你装的可像了,你告诉我,现在大杏屋里的人是谁?”

“清泉叔!你放开我男人!”周婶上前扒拉林清泉的胳膊,一脸理直气壮道:“这事是我的主意!”

“你……”林清泉松开林宝荣,甩开周婶的胳膊:“我看你们一家人都不想要命了!”

“清泉叔,这事没那么严重!”周婶一脸不以为然。

“我们将他手脚都捆着呢,等他给我们大杏留个孩子。”

“到时候,我们再将人交给你们,你们再处置他也不迟!”

林立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招惹反派,疯批暴君掳我花轿洞房》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