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奶酪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7号玩家请发言]

7号是一位穿着黑衬衫、长相清秀的年轻男生。

他整理了一下黑色领结,轻咳了两声说:“既然6号都说不要划水了,那我就大胆点评了。”

“我暂时站5号,你说怎么就这么巧,5号验了6号,6号也验了5号呢?我就觉得6号是狼,不想透露更多的身份,丢真金水挤压狼队空间,丢查杀容易暴雷,6号应该是普通狼人。”

“我的发言结束。”

[9号玩家请发言]

9号是个穿着长袖白色衬衫裙的年轻女生,她的手上戴着玉镯子,戴着金丝眼镜,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我是女巫,昨晚6号被刀,我没救。”9号看向6号,仔细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只见6号眉头紧锁,眉宇间凝着淡淡的郁色。

路今白眉梢轻抬,转头看向隔了一个位置的9号,他觉得,9号应该是在诈6号。

“我在想,5号如果真的是狼,为什么要给银水发查杀?他不怕翻车吗?”

“但从5号和6号的发言上看,我听不出什么大问题。而且6号有一点说对了,5号是狼只能是狼王。6号如果是狼,那还真不好说,小狼自刀悍跳和狼王自刀悍跳,都是有可能性的。”

9号沉吟了片刻,指节轻扣桌面:“我暂时先不站边,我再听听,警下的好人有自己判断的就投票,尽量不要弃票。”

“我的发言结束。”

[11号玩家请发言]

路今白从椅子上起身,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银白色长发,莞尔道:“5号如果是狼悍跳预言家,也是有可能给银水发查杀的,收益点主要有两点,第一,把女巫引出来,第二,好人可能会觉得,狼人不会这么干,玩的就是一个反逻辑。”

他顿了顿,补充道:“当然,我只是说一种可能性,并不是说5号就是狼。”

“我先从预言家的独立发言来分析一下两位玩家预言家的面。首先说一下5号,他对警徽很渴望,像是一个预言家,但这并不能断定他就是预言家,因为狼人也可以这么演。而且,作为预言家的第一目标是找狼,留警徽流也是为了找更多的狼,他不去分析警后置位可能出现的情况,简单粗暴地留警下的玩家进警徽流,略微欠妥,但也能理解,不能以此判定他不是预言家。”

“其次说一下6号,她的预言家面在于,她点出来5号的身份,并且让好人不要划水。”

“再结合女巫的信息,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5号是预言家,昨晚验了6号是狼,6号昨晚自刀,打定主意要跳预言家。但是,如果是这种情况,我在6号的位置我就不跳预言家了,我会让后置位的狼队友去跳,可信度更高一点。”

“第二种,6号是预言家,被5号狼王搏杀,算是一个比较常见的情况。”

“我个人倾向于6号是一个比较倒霉的真预言家。”

“我的发言结束。”

[2号玩家请发言]

2号是一位染了黄色头发的年轻男生穿着绿色的羽绒服外套,他一边起立一边鼓掌:“11号肯定是好人啊!分析了那么多!两边都说了,我也没什么要补充的。”

路今白眼皮一跳,可别个个都说他是好人……被全场认好,死得快。

接着,2号话锋一转:“不过我还不敢确定谁是预言家,我再观望一下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