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正是马融门下一年一度弟子考核的日子。

早上一出门,曹班就感觉自己右眼皮狂跳,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曹班和郑玄现在是初级弟子,需要经过两次考核,才能升为卢植那样的高级弟子。

“初级”班的授课,和曹班在太学蒙学接受的课程内容差不多,都是经典的品读和背诵,这对曹班和郑玄来说都太浅了,也不是他们拜入马融门下的目的。

“中级”班的授课,才开始真正触及马氏族学核心,课业涵盖君子六艺,马融治学与其实众多儒家门派不同的一点也在这里,他认为除了文治,武功也是极为重要,不可荒废的。

至于卢植这样的高级弟子,其实不太存在“班”的说法了,他们在马融门下求学更为自由,有些已经举了孝廉,不久就要去各地任职,有些继续留在扶风郡,与慕名而来的各路名士交流切磋。

这种培养模式有点类似曹班上辈子的准毕业生,可以找实习,也可以继续留校做课题。

这样的分班听起来有背“有教无类”的儒家教育主旨,但其实放在马融这里,自有他存在的合理性。

作为当世大儒,想来求学的弟子何其之多?马融既不能全部接纳,又要打出名号,就必须尽可能收纳学子。

因此这样分班之后,若只想来刷个“马氏门生”头衔的,就可以在初级班待一遭跑路,出去也可以说自己是马融的学生,两方受益。

若是真正有志于学的,那么通过这样两次考教,进行学问和价值观的双重筛选,将志同道合的人才留下,在对其进行资源倾斜。

这么一盘算,自己的格物院如今人数逐渐扩大,也必须找个时间统筹规划一下才行......

卢植目前无官在身,平日就是走访各位名士,没事的时候陪着好友在马氏上上课,顺便刷一下作为学长的存在感。

见曹班面露不安,卢植以为她是担心考教不过,安慰她道:“君实兄尽管放心去便是,不过是初级弟子到中级弟子的考课。”

他招手,示意郑玄也凑过来,四下望了望,随后小声道:“实不相瞒,负责考课的高级弟子,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郑玄和曹班同时瞪大了眼睛,看不出来啊,这卢子干不是最为刚毅的吗,还能愿意做这种事?

卢植见二人这般看着他,不由地有些面热,轻咳两声道:“就算不走门路,相信以你二位学识,成为中级弟子也不成问题。”

“不对,要我说,就是有些高级弟子,学问也在你们之下呢。”

将二人送到了平日授课的地方,卢植就先行离开,去约定好的酒肆等他们。

曹班和郑玄一同入了正堂,掀开厚厚的门帘,里面已经有一些提早来等候的弟子了,隆冬时节,不少人耳朵鼻头冻得通红,离火盆进的席案已经有学子占了,曹班他们只能在窗边有些漏风的地方坐下。

将升班考放在这个季节,其实是照顾了不同家境的学生。

毕竟像曹班他们这样能脱产学习的还是少数,尤其是能来学习的都是家中男丁,如果不是世家子弟,往往是要一边学习,一边给家里帮忙的。

冬日万物归寂,反而是这些寒门子弟奋发追赶的好时节。

学生们被一个个教上去问问题,当着众学子的面,通过与否大家心里基本都有数,因此某种程度上说,能不能过,就看这问题出的简不简单。

轮到郑玄的时候,高级弟子问他如何理解《左氏春秋》中,“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

这是出自秦晋崤之战时,晋国统帅先轸与大夫栾枝关于是否应该攻秦时,主张攻秦的先轸驳斥栾枝的一段的话。

若是单纯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因为两方争论,最后晋襄公采纳的是先轸的意见,因此只要从支持打秦国的角度分析即可。

但是马氏考教这个问题,在这个特殊的时间,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首先相邻的陇县才刚刚打了一场对羌胡的胜仗,而这批羌胡,又恰巧是之前镇守凉州的张奂打赢之后放走的那一波。

如今羌胡还有万人大军如剑一样悬在三辅的北方,马氏用这个问题来选进入核心圈的门生,不得不让曹班怀疑,马氏也和段颎一样,在对羌问题上,是强硬派。

再有就是,晋当时正处在晋文公的国丧期间,因此栾枝认为此时攻秦,是对国君的不尊重,虽然说先轸最后还是反驳的了栾枝,但是巧了,他们如今不正也是在汉桓帝的国丧期间吗?

想来虽然家乡是前朝古都所在的三辅,但是屡屡遭受外族的侵略,作为东汉名将马援的后人,马融重视武功也可以理解了。

果不其然,郑玄先是完整的将原文争论双方的观点背诵了出来,结合崤之战进行了分析,肯定了先轸的观点,随后结合最近的陇县大捷,以及进几年凉州和三辅对羌胡的战役进行了分析,得出了“羌胡之乱,宜早为之”的结论。

曹班在下面听得津津有味,好吧,老狐狸果然还是老狐狸。

这“早为之”,可以有两方面解释,若是强硬派,可以理解为应该早日彻底消灭,若是怀柔派,又可理解早日从根源上化敌为己,观看对方怎么想了。

果然,负责考课的高级弟子面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郑玄行礼退后两步,转身时抬头和曹班眨了眨眼。

曹班悄悄给郑玄比了个大拇指,当然郑玄并没有get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三国]我妹究竟何时称帝》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