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不对。”灵玉看着对面人那苦涩的模样,心里只有疑惑。

右佥都御史可是正四品的大员,又是御史这样贵重的身份,无论这徐大人本人是什么样的人,在这个位置上的一定不会是蠢人,更不可能把自己的把柄明晃晃地猜出来。

他可是御史啊,一张嘴得罪过多少人的,他怎么可能敢。

“是不是有谁向他承诺过什么?其实他这样做完全合法合理?”灵玉眯起眼睛问道。

刘沐澄被这话问得莫名其妙:“怎么可能?从下官接手起,就一直如此,年年清理,从前不曾有问题,直到去年徐大人买了那宅子才出问题。”

“查一查有关文书,或者更早的,你去查,我也查一查。”灵玉吩咐。

刘沐澄此刻看对方一脸淡定的样子,似乎丝毫不在意,立刻明白过来,这姑娘是怕了?

谁不怕御史?

修道者有一些特权,有些事别人做了,会被御史弹劾,他们做了,就不会。

但这都是有限度的,只在修道者相关事务的范围内。

刘沐澄心中越发确定了一件事,这华指挥不知是本心还是侯府的指使,看起来是铁了心要当这个官了。

可这又是何苦呢?有什么好处?这大雍官场怎么可能容得下她?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像个“官”的样子,甚至已经有些过犹不及,可又怎么样。

“下官想提醒大人,您是主官,该有担当才是,此刻该立刻去拜会徐府解决此事。大人毕竟是……女子,想必与徐大人母亲打交道不会有太大障碍。”刘沐澄想到事情的紧急,还是没有和上官较劲,并且提出了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这话在灵玉耳中有些刺耳,和徐府人协调解决没问题,应有之义,可是何必强调她的身份呢。

“多谢刘大人提点,此时尚有不明朗的地方,贸然上门怕是讨不了好,还是须查清一些。”灵玉还是耐着性子回应,虽然她脸上的不耐烦已经控制不住,必须要端茶来掩盖自己的表情。

刘沐澄眉头紧锁,叹气一声,拱拱手离开,一言不发。

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无知幼童,指望不上。

真出了事,他怎么可能没责任,哪怕出事的概率非常低,也许不管不顾就能既不得罪人也能安稳渡过,但他是个正经做事的人,和丁麟不一样。

等刘沐澄走后,灵玉让方平把相关的文书都找出来。

“这……该从何找起?”方平一脸懵。

“咱们什么时候把这件事报上去过?得到的批复是什么?当时怎么就给这件事放下了?对方真的承诺过出钱?”灵玉对此有非常多的疑惑。

“您对此事有什么印象?”灵玉看向秦书吏。

“华指挥很奇怪。”

吕粱还是顶着黑眼圈还在查水渠尸体的案子,他精神已经很是萎靡,此刻正坐在一个茶摊上,喝茶解渴,忍不住开始对自己的手下说一些很想说但不太敢说的话。

对于华指挥,他有些困惑,也有些失望。

一开始,他希望她是那种不实际做什么、靠着修道者武力震慑宵小的主官,后来发现她一心想做事,担忧之余也有期待。

那时候,他脑海里想象的场景是,她年幼,冲动,意气用事,如果发生了人命案子,会不顾全大局,说什么都要一查到底;而他们这些老成持重的则是苦苦劝说她顾全大局,劝她不要去揽别的衙门的活儿……

而现在,是她劝他不要多事,而他依然放心不下,想来看一看。

这案子最让人难受的地方在于,它没有人报案,一切风平浪静,所以真的很难被重视。

“大人,您说……有没有可能是暗卫的人干的?”下属附在他耳边小声说。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但不像,我问过巡捕营的人,他们也说不像。”吕粱嗓音沙哑地说道。

已经是几碗茶下肚,可状态依旧很差,也许他真的该去睡一觉了。

年龄大了,真的不比以往。

从前还是个普通捕头的时候,通宵查案真的是寻常。

很多事白天隐藏得很好,夜深人静时才会显出端倪。

可惜当时被韩指挥忽悠着来了兵马司……

到现在,虽然他也可以找机会调去巡捕营,但不找关系很难调去理想的位置,而且他毕竟不比以往了。

想着,他重重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端起茶摊小二刚刚给他倒的茶,一饮而尽。

“嗯?甜的?”他眼睛微微一凉。

那小二在另一个摊位忙活着,此刻转头笑道:“官爷辛苦!”

吕粱也回以一个些许振作的笑容。

“指挥大人究竟在猜什么?”秦书吏问道。

灵玉看着对方审视的眼神,下意识地摩挲着胸口的玉,缓缓说道:“我怀疑朝廷是不是答应过什么?就是哪个部门,可能同意过改修水道,又或者……刘大人隐瞒了些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