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耕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今日拂晓前,雍王宫所处灵山地界又落了雪,那雪飘摇而下,于晨间朝阳显现前而停止,残雪未融,半盖山顶。

雍王宫主占风铉昨夜没有睡好,每当他休息的不好之时,周身的戾气都会散发出来,所到之处一片肃杀之气。

可偏生最能稳定他情绪的程云间在昨日日落前已经出关巡营去了,在他身边跟着的几位战姬灵互相推搡着,谁也不想进院落之中触霉头。

最终一名叫禾也的战姬灵被推了进去,他踉跄着走向在院落中仰望载雪枝桠的占风铉,在占风铉偏头望过来的那一刻,迅速站直了身形,拱手缩脖道,“启禀宫主,关外来报,昨夜左三堂的虎头营遭袭,据查是红名通缉犯占风铎的追日火羽,那箭从关外西侧的密林之中射出,现下程寰将军已经带队前去搜查了,不过……”

禾也的话语间略有停滞,余光瞥到宫主占风铉暗下来的眼神,浑身骤然一抖,连忙迅速说道,“岐王宫纪少主留在关外等待的人也去了,说是要一块儿帮忙搜林。”

“嗯。”占风铉不轻不重地说道,“随她去吧。”

得了和善回复的禾也心下暗自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昨夜袭营之事一出,宫内人询问是否需要加强宫内的巡查?”

占风铉眼眸微转,目光透过枝桠去看更远处的雪山,沉声道,“不需要,只需要加强闻蔼堂的人手,有任何异动,都要第一时间向我禀报。”

禾也低头应是,又说道,“另外……今晨纪少主说想拜访乌夫人……”

占风铉眉头蹙起,抿着唇问道,“她?”

“纪少主现下人在闻蔼堂外,目前看起来还算和善,就是不知道再过会儿,我们还能不能拦得住。”禾也这一番话说的既慢又犹豫,很是考虑到了纪娴井强行破门而入的可能性。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占风铉沉着脸道。

禾也如蒙大赦,立刻转身拔脚走,跑的飞快。

占风铉淡淡地瞥了一眼属下飞速逃跑的身影,面色不虞地转身,却一抬眼,望见不知何时现了身的祁连。

祁连嘴角噙笑,仿佛刚刚饶有兴趣地看了一出好戏,他啧啧道,“占宫主好凶啊,所有人和姬灵都怕他呢。”

占风铉眉宇间聚起阴郁,很是不耐烦地给过一个眼刀,沉闷道,“你昨天晚上去找纪娴井了?”

祁连随手拨过腰间挂着的红青面具,不经意地答道,“对呀!”

“你找她做什么?”占风铉问道。

祁连一副坦然的姿态,说道,“自然是告诉她,你其实有意中人了。”

“祁衔之!”

占风铉面含怒色,隐忍克制的语气也拔高了些许,祁连赶忙换了一副神色,哄他道,“好好好,我骗你的,我没说,我只是给她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叫程寰的女将军的人间故事,哦,还带了点见仙人的神话传说呢……”

他话音未落,就见占风铎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动,紧接着头顶树枝折断,似锋利刀刃朝他钉来,祁连左右闪避,内心腹诽不已,现在的人都怎么回事,毫无礼节,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

“别动手啊,我没说那个仙人是你!”祁连一连退了好几步,拇指上的银戒一亮,“你再动手,我可要将程云间的存在告诉师父了。”

此话一出,占风铉果真停了手,他嘴角一扯,眼睛里余怒未消,切齿道,“她都死了,你还要我怎样?”

祁连知道他是真怒了,浓浓地叹了口气道,“你这样不行的,太明显了,纪娴井不会觉得你真的想娶她的。”

占风铉轻嗤一声,“她?你以为她顶着岐王宫少主的名头来我宫里,是为了和我联姻吗?我原以为是她承了奕川的令,前来寻找纪宸井遗物,现在才发现,她恐怕是为了我那认死理的弟弟吧?指不定很久之前,两人就暗通曲款了,谁会想娶她?”

“可师父想让你娶她。”祁连耸肩道,“至少要牢牢把握在手中。”

占风铉闭上眼,眉宇间满是克制到极致的忍耐,“师父,师父,他还真当自己是我们师父了,他配么?”

祁连无奈了,摊手嘲道,“这话你怎么不当他面说?”

“行,我一定会的。”占风铉睁开眼,尽含冷漠疏淡,他朝着房内走去,冷着脸道,“至于你,还是滚回你的第十宫去吧,不要总赖在我这里。”

“我的好师弟!你真的太凶了,我好害怕!”祁连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