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欢迎来到Beta帝国》最新章节。

吃中午饭的时候,黎昼还是一脸要哭不哭的衰样。季谈安慰过,无果。所以,他哥哥出来吃饭时,当然也发现了这个状况。

“你做了什么?”他看向季谈。

啧,怎么就默认是我的错呢?季谈睁眼说瞎话:“和他交流了一些有关时空的哲学问题,他抑郁了。”

黎泛夹起一筷子米饭,皱起眉:“你瞎扯了些什么东西?”

“你都说是扯淡了。”季谈转移话题,“黎哥,你知道‘安徊’这个人吗?”

黎泛吃饭的动作停下了。

“……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个人?”

“看来你知道。”

“稍微关注一下当年的判决就会知道。”黎泛又开始咬筷子,“这个人最出名的时候,我还小。后来内乱,再听到他的名字就是在裁决法廷。”

“裁决法廷?”

“beta要他为过去犯下的罪行赎罪。罪罚真是顽固,具有历史追溯效力。”他讽刺地笑了一声,“但很快又被放出来了。现在他应该在研究所苟活吧,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季谈察觉到他似乎对安徊颇有成见,但又不满当局对此人的判决。

这不奇怪,安徊是个目的明确的墙头草,谁能满足他的条件,他就向谁倒戈。而黎泛,是个论迹不论心,对事不对人的偏实用主义者。

他们在坚定原则上很相似,但原则本身,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omega的身份对安徊毫无意义。他不关心自己与生俱来的阵营,但他会利用阵营。内乱对他最大的影响,恐怕就是无法将未竟的实验继续下去。

这个人是个强迫症,无法忍受实验被打断。

他一定会做点什么。比如,像从前一样,对beta许诺和当初对alpha如出一辙的东西,这才获得‘自由之身’。

尽管这个‘自由’实际并不自由,但对欲求淡薄的他来说,说不定姑且等同。

“对了,想听笑话吗?”黎泛环视一周,突然开口道。

季谈很惊讶:“你还会讲笑话?”

“不行么?”黎泛撩起眼皮,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我的确自创不出什么笑话,但当个复读机还是可以的。”

他的视线停在黎昼沮丧又沉默的脑袋,开始讲起来。

“是一个16+的颜色笑话,未成年人听不得,所以我会口动打码。安徊还是学生的时候,曾在导师的休假日找上门去,说要商量毕业课题。”

“连我都只能听阉割版?”季谈抗议道。“等会儿你给我讲□□版本吧。”

“别打岔。”黎泛饭都不吃了,撑着下巴敲手指,似乎想从久远的回忆中抠出点东西来。“事实上,他的导师是个alpha,请假是因为发情期。他正好撞到枪口上。”

他自己反而先笑了一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