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爻北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许家。

州南栀看着茶饭不思的许奶奶,也是不知该怎么办,桌面上的饭菜热了又热,她终究是一口未动。

“许奶奶,我们一直在寻找鹿竹和京墨,但你先养好自己的身体,不然等到鹿竹回来了,看到你这副模样,她会心疼的。”

许奶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捂着自己的胸口,“南栀,你说心疼,奶奶这也好疼呀。”

“许奶奶,我喂你吃饭吧!”

“吃不下,你说我和她爷爷好不容易将她拉扯大,好不容易将她从火中带出来,我怎么对得起鹿竹爹娘呢!”

“奶奶。”州南栀拉住她的手。“我们有线索了,已经在布阵了,一定会找到他们俩的。”

许奶奶浑浊的眼睛望着她,“你们这个案件,是不是和京城有关?”

“不知道,我们现在也是进退两难。”

“倘若与京城有关,马上给我住手,知道吗?”许奶奶语气是难得的严肃与认真。

州南栀云里雾里,但还是点点头,“我知道,奶奶。”

衙门,羽涅坐在州南栀位子上,帮着处理她的公务。

“羽涅,有发现了。”州南栀提着剑进来。“这些日子师父和方冷一直在查着那座山,山里面是真的有情况”

羽涅抬眼,听着她说,“山上发现了好几批人手,有我们衙门,还有提刑司大人的,其他的我便不知晓了。”

提刑司大人?羽涅不知他怎么也掺和进这件事了。

州南栀猜到他心中的疑问,“是木临发现的,你可知晓,提刑司刘畚大人的女儿,刘意欢,她也是失踪了,但问题是她前几天回来了。”

羽涅站起身,“什么时候的事情?”

州南栀摇头,不知晓。“但如今,最重要的是,几批人手都在盯着那座山,就是翠屏山,师父说,马稳叁在里面躲着。”

事情转变太快,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许鹿竹数着手指头,今天是自己失踪的第六天了。

关在这府邸里,和苏柠一起,阴差阳错,也算是找到了苏柠姑娘,本来有两个,但有一个被带了出去。如今,就只剩下许鹿竹和苏柠姑娘了。

床上的女孩发出了微弱动静,许鹿竹连忙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唇边。

她浅啄两口,随后说道,语气轻柔似水,“谢谢你!鹿竹,想不到我们俩还在这遇见了。”

两人相处几人下来,知道苏柠姑娘被囚禁在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月了,她很聪慧,很快就猜到了他们绑架自己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自己的父亲。

“意欢呢?”

往常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在院子练完武功后就应该回来喝水的。可如今,她却了无音讯。

许鹿竹点了点她的鼻头,语气有些宠溺,“我看你是烧糊涂了,她几天前就被带走了。”

她紧紧攥住许鹿竹衣角,声音颤抖,苍白的脸色,五官此时皱在了一起,“那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你说他们是不是要杀了意欢。”

“不会的,要杀也是先杀我这个无背景的人,你忘了,她的父亲可是提刑司。”

许鹿竹说得确实对。三人关在这里,说是绑架,实际上也是变相的圈禁。

她被关在这的时间远没有刘意欢和苏柠姑娘长,但刘意欢是最淡定的一个,她似乎并无任何慌张,只是老老实实的享受着在这里的生活,很多时候,她也给两人开导着,“我爹老人家常说,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要好好活着,利用身边一切之物,服务于自己好好活着。”

许鹿竹的心情也在她的影响下,不在紧张害怕了,但家人她又不得不挂念着。

但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是苟活着,浑身没劲,没有任何力气做任何事情,这送的饭菜都是有问题的,吃了下去就会浑身无劲,即使是如刘意欢这般习武之人,也无可奈何,即使勤勤恳恳每天去院子练武也依然无所用,反而在练武之时使不上力气,像是做无用功般,更何况是苏柠这从小便身子弱的。

许鹿竹也不知这种药是何物,但为了活命,几人又不得不吃。

最近这几起案件,有很多东西都是许鹿竹未知的,闻所未闻,更何况是见过。

她越发觉得自己知识浅薄,但这房间里一本书都没有。

“大家都未曾想过逃跑嘛?”

苏柠摇头,“我和意欢刚被抓到这里时,就开始密谋着逃跑了,但还是太年轻,该试过的方法都试过了,都是徒劳无用功,只能等别人来救我们了。”

眼下,苏柠说得确实有道理,所幸她们在这那么多天了,唯一确定的一点就是她们暂时无生命危险。

桃幽谷,桃幽寨

云辰坐姿端正,看着面前的信封,不断转动着大拇指的扳指,若有所思,“这小石镇,宋居以为自己是领导人,实际上藏在暗处的才是背后的掌权人,不过他这一招,于他而言算是釜底抽薪了。”

京墨颓废的站在桌子前,双手撑在桌面上,脸上胡渣冒尖,这时候,什么信息他都不管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许鹿竹呢?确定是在翠屏山吧?”

云辰看他这副好死不活的模样,也感受到了他的癫狂,还是出声提醒,“你昨天才醒,一夜也未睡。”如今他这样子,真怕下一秒就倒地不起,眼睛一闭不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