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满西楼》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江莲向夏老板递了个眼神,夏老板点头表示知晓她的意思。于是她将手中的团扇递给了坐在中间的张妈妈。

张妈妈接过一看,频频点头。

这一举动,让大家更加好奇这个作品出自谁手。

“是蒋小姐的吗?”

“不知道哎,感觉这不像她的风格呢......”

谈话声响在苏云悠的耳边。

她也很好奇这个作品出自谁手,蒋子衿的针法确实如此细腻,但风格却并不相符。

张妈妈举着团扇缓缓起身,上前一步,“既然江家主和夏老板都无异议,我宣布今年巧工大会夺魁的作品就是我手上的这个。”

她环视一周,“还请这位姑娘上台来让我们一睹芳容。”

台下的观众顿时炸开了锅,议论纷纷,四处张望,想要急切知道那位姑娘是谁。

只见在木台的左侧,一位姑娘慢慢走上台去,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居然还真是......蒋子衿。”苏云悠不由地瞪大了双眼。

只见蒋子衿向台上的三位纷纷行礼后,接过团扇走到木台中间。

今日的蒋子衿一改以往嚣张跋扈的风格,举手投足间颇有些大家闺秀的风范。

“没想到蒋家大小姐竟这么厉害。”

谢无霜在台下悄悄鼓起了掌。

但苏云悠心里却犯了迷糊。这个作品与她之前的作品风格迥然不同。

在京城中蒋子衿高傲的性格人尽皆知,给人的印象是天不怕地不怕,嘴上毫不留情。

所以她创作的作品总是大胆、张扬且明媚,颇有自己的风格。

但今天的这个作品丝毫看不出这些特点,反而流露出了悲伤且谨慎的气息。

“太奇怪了......”苏云悠不禁喃喃道。

说起来,今日参加巧工大会,无论是在茶楼上,还是在台下都没有看见她。直到她上台才明白了缘由。

在她的印象里,蒋子衿的穿衣风格总是明艳,可以说的上是大红大紫。但今日她一身粉白素衣,其间有海棠红团花纹点缀。

“蒋小姐,我很好奇你创作这幅团扇的初衷。可以与在座的姑娘们分享分享吗。”

正准备听她发言时,苏云悠偶然看到站在木台左侧的王青生,想来他是陪同蒋子衿一起的。

苏云悠的目光引起了他的察觉,他转过头,用点头的方式向她打招呼,她也礼貌以相同的方式回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