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求书网】地址:qiushuxs.com

萧恕是景帝的儿子,而风逐正是当今风统领的儿子。

当年景帝还是宁王之时,风统领便是他的近身护卫,自幼伴景帝一起长大。而之后,他的儿子亦是陪伴着萧恕,一路至今。

自幼相识的情义,对萧恕的心思,风逐还是能猜得到几分的。

风逐笑得意味深长,道:“沈姑娘在厨下忙活,刚刚才回去休息。”

“谁问你这个了。”萧恕复把书卷打开,又随手翻了几页。

风逐看着那本倒了个头的书,努力憋着笑。“那殿下既然不想知道,属下也就不多嘴了。”他又行了个礼。“那殿下今日还要在属下的帐篷里休息吗?”

萧恕投以他一个‘不然呢’的表情,风逐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可沈姑娘又不住您的帐篷了,您何苦跟属下挤在一处呢?”

俩大老爷儿们挤一张床,这可真不是啥好画面。

“什么意思?”他刚刚不是还说,她已经回去休息了么?

风逐眼见萧恕的神色带了几分急躁,忙解释道:“您白日里头不是让沈姑娘出去吗?那殿下的金口已开,沈姑娘自然也不好再回帐篷里头休息嘛。”

“属下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她的马车里头有亮光,好像准备歇在马车里头了。”

真是个倔脾气。

萧恕心中暗暗叹了一句,随后甩了书卷了帘子出去。风逐接起那本闲书看了看,摇着头自言自语。“殿下啊殿下,喜欢人家姑娘你就直说嘛,这么别别扭扭当心被别人抢了先。”

夜未央,朗月皦皦悬于夜幕之中,夜风饶不止,摇曳着树枝扯出连绵的暗影。

萧恕站在不远处,马车里头映出沈清晏的人影,她坐在里头,手中翻着书页显然还未打算休息。他走了几步,忽又发觉马车旁的树上有个人影,当下便止了步子。

在树上的人正是十一。

萧恕心中忖了忖,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他走回自己的帐篷合衣躺到榻上,鼻息间隐隐嗅到了一股子梨花的味道,像极了她身上的味道。

他睁开眼睛,只觉心中更加烦躁。

风扬起帘子,几许夜风窜进帐篷里吹得烛火摇了摇,若得帐篷内明暗变化几许。

萧恕没了睡意索性也不睡了,自顾端坐到矮桌旁,拿起公务文书开始继续处理。

夜幕消散,晨光渐起,林间鸟语婉转传来,帐内的蜡烛燃了大半,蜡油滴落结成一个长条。

他端起摆着的凉水喝了一口,正谷欠起身洗梳就听得外间风逐来报营中有刺客。不多时,十一便抱着失去知觉的沈清晏入了帐篷。

萧恕未及多想,令人让白鹭过来亲自照看,待知晓她并无大碍之后方同风逐一道去事发之地查看。

“殿下,沈姑娘就是在此处遇袭的。”风逐指了指一处地方,“据沈姑娘的护卫说,他以石子为暗器打伤了那名刺客,属下已经命人搜查了。”

萧恕看着那处地方,离马车并不远。昨夜有十一守夜,以他的身手寻常刺客想要近沈清晏周身三尺都是很难的一桩事,可为何就会在这几步之遥处遇了袭?

他抬头看向原本停放马车之处,见那车驾已经被烧成了一堆黑炭。

风逐注意到他的眼神,连忙解释道:“据沈姑娘的护卫说,待他将刺客击伤之后,这马车不知怎么就烧了起来。”

萧恕神情严肃,又道:“刺客拿住了吗?”

“拿是拿住了。”风逐的声音里透着为难,“就是找着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萧恕只觉得心中一阵烦闷,面上却是波澜不惊,开口让风逐将他引着去看那具尸体。尸体躺在一处树下,脖颈有伤,神色平淡似是自行引颈就戮一般。

风逐从一旁守卫的人手中接过了纸张一角,递给萧恕道:“这是在刺客身边发现的。”

萧恕接过来,指腹间稍稍摩擦了下纸张,不禁道:“又算计我。”说罢,拂袖离去。

风逐不明白自家这位殿下从何时开始就这么沉不住气了,从前他即便心里再不舒服,要发火也都是关上门了再甩脸子。

可今日这一出,他有些闹不明白了。

萧恕甩了脸子走在前头,风逐便也一道跟了进去,这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帐篷正赶上沈清晏方方醒转,白鹭正端着盏汤药准备伺候她喝。

沈清晏见萧恕冷着脸进来,想着他多半已经猜到这一出是自己施的苦肉计,当下便决定一路装死了。所以,她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药盏子,当即便对萧恕行跪拜大礼。

他看着她,她依旧是那一张看不出神色的表情,就好像是戴了一张假面具在脸上一样。萧恕很生气,没头没脑地生着气。

萧恕冷着脸半天没喊起身,风逐见着屋里头跪着的一众人,稍稍咳了一声。

“起来吧。”萧恕自顾走到一旁坐下,风逐退了几步,边退边冲着白鹭与十一使眼色。他们二人看向沈清晏,见她亦点了点头,这才一道跟着风逐退了出去。

待屋里头只余了她与萧恕之后,沈清晏便又行到了萧恕面前,重新跪下,等候萧恕开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表妹门前是非多》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