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舔狗:女主们偷听我心声后集体倒追我!》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他索性一咬牙,沉声道,

“妈的,干了!”

我就不信了,自己身上有这个幸运的被动,难道还能被主角给轰了?

怎么说自己也已经答应了江南沄,就帮她一次吧!

江南沄听到他的话,然后才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

“好,那我就来跟苏黯跟你讲一讲,我这个计划的细节。”

“咱们这几天就寸步不离的盯着叶枫,嗯,他不是准备要一周之后约见党和玉吗?”

“那么他要去见荆智明的话,在这一周之内了,所以说我们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就要去跟踪他!”

“这件事就拜托苏黯哥,你和我一起去做了。”

苏黯:?!

本来感觉你之前的计划就已经够脑瘫的了,没想到你竟然还能给我来展示一首更脑瘫的!

你他妈的这不是作死吗?

不,只用作死两个字来形容,实在是有点太看得起这两个字了,你这纯纯的是花样作死啊!

让我去跟踪叶枫,那和杀了我还有什么区别?

这可是叶枫啊,你当是什么阿猫阿狗呢?

龙王战神这四个字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居然敢去跟踪他,他的反侦察技术,别说是我了,就算是把那个漂亮国的佛伯乐叫过来都比不过他一点啊!

我确实是有一个幸运的被动,但是这个被动技能那得用在关键的时候才行啊。

你让我去跟踪叶枫是非得要我浪费了这个技能吗?

还是说生怕他不能发现我?

苏黯都已经能够预想到,叶枫把自己发现以后,先是嘲讽,然后再是拳脚相加的场景了。

嘶,这画面实在是太美了,还是不想的好。

“不行!”

“哒咩!”

“我拒绝!”

苏黯坚定不移的来了个拒绝三连,就算是自己身上有那个被动技能,也绝对不能作死啊!

江南沄听到苏黯的话,以后立刻就露出了一脸沉思的表情。

她自言自语道,

“果然苏黯哥还是拒绝了吗?”

“看来我还是不得不得用出那个办法了。”

苏黯虽然对他自言自语的行为表示很智障,但是却是一脸警惕道,

“我可跟你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都不会答应你这件事的!”

“而且你是答应过我的,不让我和叶枫直接碰面,你想要出尔反尔吗?”

江南沄叹口气,一副自己也是无奈的样子,

“苏黯哥,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那么我可就要把叶枫给叫过来了哦。”

“而且我们只是去跟踪他,怎么可能会和他见面呢?”

苏黯欲哭无泪,你跟弄他和要跟他见面有什么区别?!

“你是真的不知道叶枫的反侦查能力,我保证咱们两个要是跟踪他的话,绝对会被他发现的!”

“所以我拒绝!”

江南沄摇摇头,她才不相信苏黯说的话呢。

“苏黯哥,看来你也不是真心想要帮助我,那就对不起了。”

苏黯哥肯定是和之前一样,又想要打退堂鼓了,所以才会这么跟自己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燃烧飞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