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照前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是那样多管闲事的人?”林惜昭抿了口茶水,“无外乎又是豪门世家里的那些狗血故事罢了。”

不用说林惜昭都能猜到,无外乎是十指有长短,父母偏心小的苛责大的罢了。

探春抿了抿唇,表情微妙,一看就是另有隐情。当然,林惜昭不问,她也不说。

“图家家主也请了你和湘云?”

说着,探春从袖中翻找了一块松木制成的帖子,正是图二公子丧礼的请帖:“溯危城受门内庇护,我和湘云无论如何都得去一趟。”

茶足饭饱后,几人商议了一番接下来几日的行程。除了图锆回了图家给丧礼打下手,他们六人一连跑遍了所有出现过妖乱的地方,几乎没怎么在客栈停留过。

星夜无月,仅在天边飘着一丝淡淡的云。

“哎呦——终于回来了,我的床,我可要想死你了。”风餐露宿了两日,按万鹏自己的话来说,他就要累成狗了。

迈着发软的双腿进了客栈,他抬头瞥了一眼前方的几个女子,有时候不得不承认,难怪人家能做宗门的天娇,这精神劲和用不完的体力,就不是尔等普通弟子能比的了的。

前方蓝色裙装的女子摁了摁太阳穴,忙活了这三日,所得却不如第一日多。

那些地方太安静了,遗留下的痕迹几乎全被抹去,宛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念及于此,林惜昭长长叹了口气,往院子的方向去走去。

随着她一步踏前,她的面前倏然出现了一道剑光。

白雾霎时散入,雾气却在下一刻被锋利的剑光刺破,林惜昭耳后的发丝甚至被斩断了一截,游龙一般却带着寒意的剑光凛冽如昔。

林惜昭抬手,然后出剑,数道剑光从她衣摆间流出,如携风雨之势。

剑刃碰撞的咣当声响成一串,观战的人只能看见两道流光不停碰撞。

几息后,一枝红梅折了,落在了白玉修洁的掌心。一袭白衣的青年捧着艳艳红梅站在离林惜昭不远处,侧脸冷白如玉,衣袂翩翩,握剑的手却出奇的稳。

“师兄!”林惜昭的杏眸里陡然亮了起来,她三步两步走到青年面前,“你怎么过来了?”

宋逾白嘴角弯了弯,他没有回答,不知在想什么。他青年垂眸,那枝梅花斜斜插入林惜昭发间。

林惜昭不自觉伸手摸了摸,位置恰到好处,连花瓣舒展的方向都是恰当的,上面似乎残留着他的体温,他的手似乎很凉,但又是暖的。

林惜昭的手指微钝,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呼吸突然开始急促起来,她有些无措,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她被人从后一把揽住肩膀,只听见娇俏的女声道:“不光是宋师兄,我也来了。”

林惜昭转头一脸无奈地望着左江蓠,两年多不见,她怎么觉得这姑娘的脾性比从前还要跳脱些。

“我听别人说,舞阳真人带了你和朱师侄出去历练,怎么就来溯危城了?”

“这个嘛……师祖带我们一路游历,前几日恰好到了云华派,正巧就碰上了宋师兄,还有云华派的执剑长老收了这儿的信,知道你来了这里。有宋师兄护送,师祖便遣我来此历练一番。原本师兄也要来的,可他死活要赖在云华派不走,没办法,就只有我咯。”说到最后,左江蓠摊摊手,很是无奈。

来了两个高手,其中一个被林惜昭唤作师兄,不做多想就是紫云真人座下那位极其得意的弟子了。

湘云和探春他们虽未见过,也从师长或者仙门里流传的小道消息听说过宋逾白的名号,极郑重地向白衣青年问了好:“见过宋师兄。”

不远处的回廊下,万鹏扯着王涛的袖子问:“哪个就是云霄宗的首座弟子啊?他也是来帮咱们忙的?”

他们全然不知他们的交谈已然全数落入了林惜昭和宋逾白耳中。

等左江蓠絮絮叨叨吐了朱俊清好一会儿,林惜昭私下传音给宋逾白,问了同样的问题:“师兄是来帮忙的?”

“不是,我只是顺路来看看昭昭。”

林惜昭更怔,反应过来后,强压着急促的心跳,“是来找七情的?”

宋逾白比林惜昭足足高出近一个头,林惜昭需得仰头看他,脸颊上的一对酒窝愈发明显,宋逾白抿了抿唇,欲盖弥彰地收回视线。

“不是。”

林惜昭一头雾水,欲言又止,就听宋逾白传音:“受云华派执剑长老之托而来。”

---

林惜昭住的院子还有两个房间,宋逾白和左江蓠理所当然住了下来。

刚对着铜镜卸掉发间的最后一枚玉钗,“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林惜昭推门,左江蓠抱着一床被褥挤了进来,一头躺倒在床上。林惜昭去拉,她也不起来,说是许久未见,要进行一场女儿家的夜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