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光似水漾漾,清冽剔透,好似露珠。

方斗山中,流湘涧内,一只雪白的信鸽振翅掠起,飞向远天。溪畔白兔成群,追逐着蜂蝶在花丛中跳跃。

凌无非因情蛊发作,从云安县回来的这一路,始终提不起精神,而后服下姬灵沨给的汤药,昏睡一日有余,才逐渐好转。

这日沈星遥陪着他坐在溪边小憩,正好便收到了苏采薇的传信。看完手里的信笺内容,夫妇二人不约而同抬眼,相对无言。

良久,凌无非开口,打破了沉默:“你说,此人是在何时盯上采薇的?”

“那你觉得,他的目标会是谁呢?”沈星遥不答反问。

“若是为了段逸朗,他不该浪费时间在采薇身上。”凌无非若有所思。

“可如果不是段逸朗,他为何要跟踪采薇往西南去?”沈星遥眨了眨眼。

凌无非眉心陡地一沉。

二人相知多年,早已心意相通,短短三言两语,便已心照不宣。

倘使那刀客是奔着段逸朗而去,见他趁着苏采薇插手打斗时脱身,便不该恋战,更不可能守在海月山庄外盯梢。

既不曾跟踪段逸朗,那多半是跟踪凌无非的眼线,然而苏采薇介入此事,时间并不长,又没有天大的本事,何以令他费这么大工夫,非要取她性命不可?

沈星遥无意瞥见上回那只偷吃的花兔子跑得正急,差点一头栽进溪流,一把捞过它的肚子抱了起来,却又被那兔子狠狠蹬着腿挣脱,于是站起身来将兔群赶去安全之处,方回过头,道:“若此人目标是你,当初你在山里落单,武功尽失,那时他就该出手。可他没有。”

说完,她顿了一顿,抬眼直视凌无非双目,认真说道:“可如今看来,他既不想杀你,也不担心我会成为威胁,甚至连段逸朗的性命都不打算要。”

凌无非与她对视,神色凝重,没有一丝笑意:“所以……他到底是不是万刀门的人?”

“那就得知道,他是从何时开始盯上采薇的。”沈星遥将信笺从他指缝间抽出,在他眼前晃了晃,眼底媚色流转,饶有兴味挑唇,笑道,“怎么样?凌大侠,可愿同我再回那个村子里看看?”

和暖的阳光穿过山头树梢,投下细细密密的光点,掠过粼粼溪水,洒在她身上,照得额角细碎的发丝也染上淡淡的金色,一双褐色瞳仁里,光彩熠熠。

凌无非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欣然颔首。

芒种一过,气候急剧升温,一日热过一日。夫妇二人向柳无相等人辞行,凭着记忆,沿着沈星遥当初追踪的路途,行了好几日的路,才到达附近的镇子里。

可一到镇上,二人便立刻察觉出不寻常。

镇上的百姓见了他们,似乎都有意避开似的绕道跑远,眼中神情,像是慌张,又像是害怕。

可沈星遥初次来时,并未遇见过这种情形。她低头打量自己与身旁的凌无非,这才反应过来,二人身上都配着剑,确与当地百姓装扮不同。

心中的猜测,也越来越被证实。

“恐怕不妙。”沈星遥内心一紧,当即拉过凌无非的手,往山中赶去,循着先前下山的路来到了那个村子。果不其然,刚到村口被嗅到一阵腐臭的气息。

沈星遥大惊失色,当即松了身旁人的手,疾步奔入村中,却见村中空空荡荡,屋舍院门,到处都是已干涸的黑色血迹。冷风卷着茅檐边垂落的枯草发出哀嚎,凄冷空寂。

沈星遥眸光一紧,当即回头看向身后正朝她走来的凌无非,四目相对,眼中愧色与惶恐交织,久久不能释怀。

“找找看。”凌无非尽力压下心中不安,温声劝慰。

可眼前情景,再也明显不过。二人虽不敢相信,心中却早已有了答案。一个多时辰下来,小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走了个遍,分明空无一人,连个鬼影都没有。

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子,原本好端端的,竟就这样因为一场意外,成了荒无人烟的鬼村。

“无非……你还记得那个老婆婆住在哪吗?”沈星遥握住凌无非的手,话音隐隐发出颤抖。

凌无非略一迟疑,犹犹豫豫点了点头,小心翼翼搀稳她颤抖的身子,一步步往山中行去。

深山升起雾霭,缭绕盘旋。渐斜的日头,光也越发昏黄稀疏,漏过林间繁茂蓊郁的枝叶缝隙,又被雾气氲散,只剩下疏疏落落的光点。

“嗷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和前夫抢盟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