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降谷零去食堂买晚餐,柯南才坐在桌面的小椅子上,双手合十,指尖轻触下巴:“刚刚见到宫内时突然出现的记忆就是被改变的未来?”

原本他对宫内的记忆只有有关死亡的报道,刚才见面时,却多出一份记忆,宫内成了有名的画家,因为曾经两次接近死亡的经历,让他的绘画风格愈发诡谲。

不过他刚刚提过的那位沙都子老师,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的记忆,柯南都没有印象。

“是被改变的未来。”系统说:“没有固定,所以充其量只能被称为一种可能。”

“我会直接知道被改变后的未来?”柯南眉梢微微挑起,他换了个姿势。

“只有在遇见相关人物的时候才可以。”系统限定了范围,又道:“毕竟你属于未来。”

柯南意味深长地哇哦了一声。

门突然被打开,他以为降谷零回来了,扬起笑容:“零先生。”

但进来的是松田阵平。

他是被人推着进来的,萩原研二在后边热情的朝柯南挥手:“柯南酱,我带小阵平来找你了。”

柯南眨眨眼,看着别别扭扭的松田阵平,抬头笑着朝他们摆手:“欢迎回来,阵平哥,研二哥。”

“好羡慕小降谷。”萩原研二双手捧心,“每次回寝室都能有这么可爱的问候。”

“研二哥你们过来干什么?”和降谷零在一起后经常被打趣,所以柯南熟练掌握了转移话题的技巧。

“小阵平要给你做衣服,需要尺码。”萩原研二从口袋里掏出一卷软尺,“所以我们就去借了尺子。”

“啊……”柯南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现在就开始了吗?”

“毕竟是很重要的事。”萩原研二道,他把软尺塞到松田阵平手里,用目光催促。

松田阵平僵硬地走到柯南面前,两个人互相对视。

“要先量哪里?”柯南率先张开手臂,主动走近:“一般是从上向下,肩宽,胸围,臀围……”

“我知道。”松田阵平道,又后知后觉自己的语气有些冷硬,找补般道:“不是在凶你……我们一个一个来。”

柯南脱掉外套,任由他将有些宽大的软尺缠在自己身上,又想起什么一般:“但现在还不是我的最终大小,我还会变大一些。”

“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变大吗?”萩原研二问。

“不一定。”柯南摇头:“这个需要契机。”

“那就变大了再量。”松田阵平道,他专心一件事时,脸上的表情自然而然地肃穆起来。

还真是不容拒绝的语气,让未来的王牌用拆弹的手为自己缝衣服,想想就有些微妙。

柯南想摸摸自己的鼻子,结果手刚刚抬起来,便被人摁住肩膀。

“不要动。”松田阵平为了看清他的肩膀与尺子上对应的数字,靠得很近,呼吸甚至吹动了柯南的刘海。

在吃口香糖?

有淡淡的薄荷味传来,柯南老老实实地没有动弹,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在松田阵平脸上转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名侦探的柯学拯救法则》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