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Boss她跳槽了[无限]》最新章节。

结果揭晓的那一刻,整个病房里陷入死一般的安静,除去江鹿云的其他三个玩家的脸色皆变得微妙。

“怎、怎么回事?不是说能够直接查出来吗?”病房内,一个女玩家终于忍不住率先问了出来。

他们病房是两男两女,女的就是江鹿云和这个短发女生,男的除了冲锋衣男人还有一个眼神清澈得,看上去像大学生的青年。

拿出测谎仪的冲锋衣男人的唇线绷得平直,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江鹿云手下的测谎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都别在这傻站着。”江鹿云见几人一脸懵,罪魁祸首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反而笑得眯起了眼,“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是不是精神病人,就算说的是假话,你觉得在一个高阶副本里活到现在的人没点伪装本事?”

她对着冲锋衣男人扬了扬下巴,把测谎仪扔回去:“怎么?你们这360度都透着的一股傻劲儿,还需要拿个测谎仪加道密码防窥?”

几人被她说得脸红一阵青一阵,但又无法反驳,刚才围在一起用测谎仪的确实是他们干的事,几人立在那许久,险些憋屈死。

就在江鹿云哈欠连连打算补个美容觉时,大学生打破了沉默问道:“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冲锋衣男人把测谎仪收好,似有若无地撇了一眼昏昏欲睡的江鹿云,沉吟片刻道:“左右现在没到晚上,而且所有人得到的情报都还不够,我们之中拿到“真正的精神病人”身份牌卡的玩家不会这么快动手,现在病房里找找有没有线索吧。”

几根藤蔓从窗户上方垂下,交叉编织成一张吊椅,让江鹿云稳稳当当窝在里面,晒着太阳睡觉。

她丝毫不怕别人对她做什么,不过与其说不怕,还不如说不在乎,那些人她还不放在眼里。更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新线索来指认自己的身份,至于原因……

江鹿云调整了下姿势,眼睛睁开一个缝隙扫了一眼,颇感无聊地叹口气。

就这个一眼能望到头的病房,人家之所以敢把你们放在这里,就是想看互相怀疑再自相残杀,压根没打算让你们找着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继续和平共处下去,看监控的院长怕是要气疯,她就喜欢看别人对自己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她安静地睡着,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敢上前打扰她。于是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时,直接对上了护士的脸。

江鹿云倚着吊椅,半眯半睁地对护士打了个招呼,又微微偏头,视线绕过挡着自己的人看向病房门口。

病房门大开着,但站在那处的却不止她病房的三个人,还有隔壁两个病房的八人和负责的两个护士。

这场面……看上去都在等她睡醒起床?

江鹿云打了个响指,藤蔓解开消失,就像从未出现过,她跳下窗台,充足的睡眠让她心情变得很好,头上绽放出一朵漂亮的小花。

外面张妍挤在门缝处疯狂对她使眼色,江鹿云眉梢微挑,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没看懂。不过这个小姑娘和她家小猫咪一样有活力,这是好事,植物有活力才能长大,小猫咪的手下也是。

此时外面天色已暮,夕阳将整个病房染上一层橘红色。

就在这时,护士动了,她看了看时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现在是下午五点,晚餐时间到,马上跟着我们去饭堂用餐,一队一队跟紧,路上不要交头接耳。”

说完,她看了江鹿云一眼,语气竟颇为惋惜:“恭喜你在五点前醒来。”

而后她便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江鹿云挑眉,若无其事伸着懒腰,在路过张妍时给了她一朵昙花。

张妍捧着花疑惑地眨眨眼,姐,这是干啥用的?

江鹿云指尖轻抵唇中,学着她的模样对她眨了眨左眼,另一只眼睛含着笑半睁着。

嘘,给你的奖励,净化土壤快些长大。

突然,前面的护士回头看向江鹿云,但江鹿云的神情太过淡定,甚至还在对着自己乖巧微笑。

护士回头,带着几人下楼。

张妍却捧着花傻傻的落后了几步,她只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滚远的,一定红透了,连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不清醒。

虽然不太明白江大佬说的“净化土壤快些长大”是什么意思,但她怎么觉得……

自己好像被美女撩了呢?

呸呸呸,想什么呢?美女,自然做什么都是美的,与众不同的,那就是一个普通的提示而已。

张妍暗自唾骂了自己几句,收起昙花慌忙跟上。

他们一直往下走,直到到达一楼。这次也没有和二楼的人碰上,甚至在经过二楼时都没能听见任何动静,静得宛若无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求书网】地址:qi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