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小姐》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夏夕回到花圃的时候,周三已经给男人换好新的纱布了,最后一卷。她走到床边,先看了男人一眼,对方双眼紧闭,毫无知觉。

“又渗血了?”

夏夕垂头见到了篓子里的鲜红色,还混合着黄色的粘液组织。

“感染貌似更严重了。”周三目露忧色。

夏夕十指摩挲着,在房间里踱着步,若有所思,很快她走到床边:“我去一趟镇上,想办法换点好些的抗生素。”

周三裹好新纱布,拉着薄毯搭在男人腰际,站起身,“要不我去吧。”

“政府你有熟人?”夏夕仰头问他。

周三一愣,这个问题把他问住了,他哪来的什么熟人,倒是夏夕经常送花到镇长那里,想必跟镇长有一些交情。

“好。那麻烦你了。”

夏夕甩了甩手,声音低低的,“没事。反正我也要去送花。”

她作势掀开帘子,又被身后的人喊住。

“夏夕。”

“唔?”夏夕回头。

周三眼里的光忽明忽暗,如同在酝酿一些难以出口的话,“其实,你和镇长……是什么关系?”

夏夕转过身,垂眸一笑:“边镇长喜欢我的花,不是喜欢我的人。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周三勾了勾唇角,眼里的光亮更甚,但他什么话也没说。

夏夕骑车去镇上,两个小时就回来了,带来了好几种消炎药,有口服、外用和点滴用药,甚至还带回来一个输液架,放在床头后边。

既然有输液就得时刻有人看着,夏夕跟周三商量,让他搬过来住。

周三正在拨弄输液管,背着她答应:“好。我等会去把东西拿过来。”

趁着阳光好,夏夕把房间重新打扫了一下,将不要的东西全丢到后院去了。

夏夕没想到,上午刚换的药,下午就起了作用,而且是在周三回去收拾行李的时候。

因为房间很闷热,夏夕会在下午温度最高的时候,给男人擦脸和手,这会夏夕也坐在了床边,因为受伤和没吃东西,男人似乎瘦了一些,五官更加分明。

水声稀稀拉拉,是拧毛巾的声音,男人耳朵动了动,下一秒毛巾碰到他的眼皮时,他醒了,醒来的第一句话便充满警惕——

“你是谁?你想要什么?”

“你终于醒了。”夏夕拧干毛巾,凑过去,以一种熟悉亲呢的姿态说,“另外,是我救了你,应该我来问你,你是谁。”

男人闻到了刺鼻的消毒水味,环顾一圈房间,脸上是迷茫又古怪的神情。

“我、你救了我……”

他试图坐起来,却疼得嘴都咧了起来:“我、我被打劫了。”

夏夕忙过去扶着他,把枕头塞到他的背后,让他坐着舒服一些,“你三更半夜躺在我花圃里,昏迷了,又全身是血,把我吓了一大跳。但我们现在没办法送你去镇医院,因为医院只有两个医生,看个病,不知道要排多久队,我……哦不,隔壁邻居看情况危急,直接帮你缝合了伤口。”

男人垂头看自己的大腿,干燥的唇嗫嚅了两下,“谢谢”,夏夕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男人接过水,一口喝光,“谢谢,如果不是你收留我,我就——”

“举手之劳。”夏夕歪着头,轻声一笑,“你看看需要我帮你联系谁吗?”

“联系谁?”

男人仰起头,记忆似乎渐渐恢复,而后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我没什么人可以联系。”

不待对方问原因,他又问,“我昏迷了多久?这里是哪里?”

夏夕转身走到桌上拿药,又倒了一杯水:“这是冷海镇,今天是你昏迷的第五天。”她把药和水递给对方:“吃了吧,消炎的。”

男人接过药和水,一口气咽了。

夏夕坐回床边,把放水盆的凳子移开了一些,“你叫什么名字?听口音不是这边的人,怎么会来到这里?”

男人把输液管拉直,搭在小腹,淡淡地开口:“我叫陆大昌,在华中省红城开了一家小公司,你也知道,如今世道艰难,生意不好做,再小的订单我也要亲自跑。前段时间我来西南省谈笔小单,谈完后刚准备回去,路上遇到劫匪,我一路逃,逃到这里。”

夏夕越听越惊心,“难不成你去的是鹤市?”

陆大昌瞪大眼,“你怎么知道?”

鹤市也是边境线上的接壤城市,最知名的便是——

“啊哟,那里简直是贼窝,好多东南亚的人偷渡过去,贼人比警察还多,生人勿近。等等!你去边境做生意?该不会是……”夏夕的身体不自觉地后仰。

陆大昌摇着头,“不是不是,你还以为我贩毒的啊,我是做正经生意的。你翻我西装,有合同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野生芦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