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犬难驯》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说实话,钟翊能忍这么久不来打断他们这桌,让孟拂枝多少有点意外——不是她自作多情,而是钟翊给她的感觉太过危险,面上冷静,眼底却时刻跃动着疯狂的火花,是她最敬而远之的那类人。

可钟翊太能伪装,也太过隐忍,孟拂枝松懈太早,见到结束后吧台前的对峙,一时怔忪,很快出声介入:“钟翊。”

仿佛得到某种安抚,钟翊那绷直的背一下子轻松下来,像被顺毛摸过的大型犬,乖顺地看向主人:“阿姐,我做的冰拿铁怎么样?”

浓缩咖啡还能怎么样,孟拂枝好笑,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她这杯明显鲜奶放得比较少——钟翊知道她不太能吃奶制品。

“还不错。”她随口回应,又看向眼神犀利的程明远,将埋单的事轻轻揭过,“你的飞机是几点?团队该找你了吧。”

她的偏向近乎明示,程明远维持着风度,笑笑:“还不急。”

说完,他的矛头又立马对准了那侍应生打扮的“弟弟”,关切地问起学校专业,“学计算机怎么在这做服务员?我在申江有不少互联网行业的朋友,需要给你内推实习吗?不用客气,你好歹也是阿枝的弟弟。”

说得像是他还没变“前任”,其乐融融一家人一样。

钟翊唇角微扯:“我不会客气的。”

然而他没说想去哪,也没有表现出对他人脉一丝一毫的兴趣,作为申大王牌专业的翘楚,他对国内这一行简直门清,打交道频繁,还轮不到一个外人引介。

程明远作势要和他握手——握手从来是尊者主动,他是打定主意要以年长者自居了。

钟翊刚从水池里捞出来的手掌还沾着水滴,见状也不擦干,随意地并拢握住,松垮的力道骤然用力,几欲碎骨,程明远猝然吃痛,勉强咧嘴笑,同样硬刚回去,你来我往,青筋暴起,一时谁也不示弱地主动松手。

孟拂枝要还闻不见这火药味那就是眼神有问题,起身道:“钟翊。”

这一声比之前要沉着,有几分敲打的意思,钟翊却不听话,先松手的是程明远,状若调侃:“小钟手劲儿不小啊。”

钟翊把手插回了裤兜,竟也顺着说:“程先生也不赖。”

这算是把交锋摆在了明面上,程明远一时语塞,还要再说什么,被孟拂枝冷脸打断:“行了,走吧。”

最后,程明远只道:“保持联系。”

扫了一眼他离去的背影,钟翊想到了ethan那句含笑的告诫,孟拂枝不喜欢男人们争风吃醋的样子,程明远刚才表现得比他更过——当然,事儿其实是他主动挑起的,谁叫他抢了埋单呢?

念头电转间,钟翊已经收敛了锋芒,示弱得比谁都快:“阿姐,你喊我?”

孟拂枝瞥了他一眼,不好糊弄:“你买什么单啊?”

“阿姐来我们店,怎么能破费?”钟翊张口就来,见她眼底依旧没融化,乖顺道,“店长给了我免单的员工福利。”

孟拂枝果然掀过了这页:“下次别这样了。”

她在这也有会员卡,按他这么干,她岂不是永远都花不完?孟拂枝还琢磨着赶紧花完换家店呢。

自从前几年和孟琦贞关系僵化后,孟拂枝的经济状况就不复往日了,留美基本存不下钱,回国后申江的物价也令她感慨万千,虽然不至于捉襟见肘,但就文学老师的工资奖金,想要潇洒挥霍,那还是有点困难。

这就是孟女士想要她长的第一个教训——离了家人,单凭她自己根本难以在一线城市立足,她身上镀的每一层金,无论是渝州的超级中学,还是申大本牛津phd的学历,都是作为红圈高级合伙人的妈妈为她筹划拼搏出来的。

而离开孟琦贞,她不过是一个空有文凭的华丽木偶,只能沦为城市庸碌的普通中产,然后一代不如一代。

这一套说辞孟拂枝都快能背了,她所有的努力被孟女士轻飘飘抹杀,好像拼命在卷的不是孟拂枝本人一样。

而哪怕是在学霸成群的高知家庭圈中,也多的是纨绔和庸辈,能卷出孟拂枝这般精英出路的已是寥寥,可堪流传为“别人家的孩子”。

但孟拂枝受够了那一套成功的奖励机制,也受够了母亲的阶级焦虑和控制欲,这是她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所谓孟琦贞的延续。

在孟女士的规划里,读完phd她就应该立马回国,在京城或者渝州拿到教职,一跃为最年轻的副教授,但她却一声商量都没有地又去了美国,尽管那是哈佛,但孟女士恐慌的却只有一个:你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

没错,孟拂枝确实动过留在异乡的念头。

可那样的念头在现实面前败下阵来,她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凉薄冷淡,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能忍受孤独。

每到这种时候,孟拂枝都会忍不住痛恨自己的软弱,孟琦贞的话反复回荡,她知道她是错的,知道那是pua,可还是忍不住反思自己,恨不能剔骨自证——

面前的场景几近失真,孟拂枝喝完了最后一点咖啡,奶味很淡,小时候孟琦贞总是逼她喝牛奶,哪怕乳糖不耐受也得喝,她总担心女儿长不高,可孟拂枝不喝牛奶酸奶,最后也依旧身材高挑。

钟翊不知何时又坐到了她对面,她放下咖啡杯,面露无奈:“你忙完了?”

酒吧咖啡馆的侍应生可不轻松,几个服务员片刻不得闲地收拾整理,清洗擦拭,衬得同样穿着马甲的钟翊格格不入。

“孟小姐是我们店的大客户,当然要专人服务。”

他又这么叫她,意蕴悠长,孟拂枝叹气:“再这样我可真不来了。”

钟翊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孟拂枝目光又一次被吸引,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不得不承认,钟翊确实有一张——非常符合她审美的面孔,比起她亲眼见过的很多男明星也不遑多让。

那青涩的少年感缓步褪去,蜕变出的是棱角分明的、一种独属成年男性的气息。

“阿姐,要不要一起吃午饭?”他从善如流地改口,孟拂枝对这个称呼也谈不上多满意,只回,“你还是早点去休息吧。”

他通宵了一夜,此刻振奋的精神就像绷紧的弦,叫她皱眉。

钟翊得寸进尺,又带着几分不确定:“阿姐是在关心我吗?”

他问这话时声音很轻,眼睫毛蒲扇一样眨动,眼睛亮晶晶的,唇角漾开雀跃的弧度,如果说这是演技,那真该进军演艺圈了。

孟拂枝还是无情地击碎了他的试探:“不是。”

是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悯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