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和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树欲静而风不止,九歌的力量以天地灵气作为媒介,只要有生灵就会有不竭的力量。

“少主,你就收了向晚姑娘吧。”若玉跑到九歌面前与她对峙。

她实在是看不下去季向晚手掌上不断划开的口子一道道血痕,看得人心惊胆战。

若玉不惜以暴露九歌的身份,要让季向晚留下来。

“若玉!”天狐半拉着的眼睛猛然间变得圆溜。

不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若玉都不该轻易的在九歌城以外的地方暴露九歌的身份。

天狐散漫的跳出风圈,跳到九歌的脚边前肢按住地上的无形的风。

“好得很,若玉,你活够了吗?”九歌收起抬手揽下其他的风口,顷刻间风止叶落。

“主人!”天狐转过身朝着九歌低吼着。

两人之间没有任何征兆的要撕开一道口子。

九歌没曾想过若玉居然执意要留下季向晚,尽管刚才她已留了余地。

季向晚的伤口涔涔流血,她右手毫无力气,但仍旧攒着一口气想要去扯掉九歌的面纱。

“若玉别跟着我了,还有你掂量好自己的实力,横冲直撞没有用。”九歌斜睨一眼为季向晚疗伤的若玉。

她们两人才像是一起并肩的同伴。

同伴,什么是同伴?

九歌不解眼神中添上一份茫然,随后头也不回的向和风城内寻去。

天狐两边为难,最终跟上九歌的步伐。

疗伤之余若玉神色怅然看向九歌离开的方向。

从前无论九歌说什么做什么,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决然离去。

甚至是就算是她吵得无法无天,九歌也没撵她走。

“若玉,对不起。”季向晚气若游丝手心上的血还在往外流。

季向晚垂眸沉思她自己的问题,她以为只要一往无前就能获得想要的东西,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想要拜九歌为师,以为只要自己想要就能够得到。

“不怪你的,向晚姑娘你好点了吗?我学艺不精只能暂时止住血。”若玉望着她手上停止的血。

再次回头之时九歌已然消失不见。

天狐尾巴围住九歌的脖颈,还在依旧趴在她的肩上。

它很少用尾巴去圈住一个人,青色尾巴绕着九歌的脖子,她知道天狐是在哄她。

“主人为什么要生气?”天狐小声的问。

九歌沉吟片刻反问道:“我生气了吗?”

“差点就要把林子掀了还不算生气吗?”天狐瞳孔瞪大一圈,回想起方才九歌说话时场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