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莱文:“睡觉。”

艾诺:“不嘛,我睡不着啦。”

伊莱文:“睡觉。”

艾诺:“不要!”

伊莱文:“你不困?”

“我困不困,你难道不知道吗?”艾诺反咬一口,“我要睡觉的时候你要洗澡,我要睡觉的时候你要问问题,在你心里,我就是脏兮兮的自动答题机吗?”

伊莱文自然而然把整句话精简成两个字,之后开始琢磨该强硬到什么程度:“你真的不睡?”

艾诺戏精附身:“你不回答,你默认了!”他将自己整个头都拔了出来,声音里凄凄唉唉,“我的命好苦啊,吃也不让吃,睡也不让睡,地里的小白菜都比我胖,亲爱的小异形不安慰我就算了还总想着威胁我!呜呜呜!我都不嫌弃触手怪没脑子还总想偷跑,你居然还嫌弃我……”

伊莱文冷脸看他半天,突然一笑,邪气十足。艾诺鼓着腮帮子,一副不服不让的模样,实则缓缓往被子里滑。

他缓慢地找到了惯常窝着的位置,期间异形根本没动,似乎是没打算施以小惩。一颗半悬着的心缓慢地放了下来,艾诺脸上刚露出得逞的笑容,正要睡觉,突然觉得腰上一紧,一股大力卷着他提了上去,脸正对上异形俊美的脸。

“我要睡觉!”艾诺抢先开口,语速飞快而坚定。

伊莱文笑:“既然不困,那就继续之前的事情……”手肘一撑床面,紧贴的两人顿时腾空越过床边护栏,翻滚着向下跌落,但是下方并不是硬邦邦的地面,而是缠卷得层层叠叠的触手。或者说,整个宿舍,地面、墙壁、天花板,都被触手填满了,触手们偷偷筑起黑暗潮湿的巢穴,等待着小美人的光临。

艾诺滚了一身黏糊糊的白色粘液,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几乎要尖叫起来:“我才洗的澡!伊莱文你混蛋啊啊啊!你才脏!你全家都脏!哇呀呀什么东西快流到眼睛里了伊莱文快快快……”他手脚还被捆着!

伊莱文粗暴地在他脸上抹了两个圈,将滚上去的粘液搓掉,触手们挨挨挤挤地压过来,将主体和小美人密不透风地裹住了。

“伊莱文……”艾诺可怜兮兮的用最柔|软的哭腔求饶。

伊莱文缓慢地亲了一下他的下嘴唇,声音带笑:“这些小家伙可是被你吓得不轻,正等着你来安抚……你努点力,它们可不是我,不是能随便糊弄的模样……”

“!”艾诺眼睛瞪得老大,想都不想就要推脱拒绝,但是伊莱文就没留给他拒绝的机会!唇舌被用力堵住,啃咬,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嘴唇上一点儿干皮被密集的舔舐剐蹭下来,一丝丝儿铁锈味不但没有激起异形的怜爱,反而让他更加激动凶恶。这不像在接吻,完全是暴力的惩罚,干涩皂角的气味和触手粘液的怪味儿混合成一团,无孔不入,触手们扭曲着贴上来,将小美人完全裹入异形巢穴的深处。

后来艾诺又洗了个澡,被带回床上后,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伊莱文帮他吹干头发,调整了睡姿,正要闭眼,又猛地清醒了一下让触手将被子的四角压好,才安心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训,伊莱文容光焕发,把自家搭档甩开老远,飞快完成自己的训练任务后就找老师请了假,赶回宿舍去守窝里的娇气小虫族。

艾诺睡到日上三竿。

异形一点都没算错,虫族一醒来,昨晚因为太累所以没来得及发的脾气,在睡足一觉后,终于攒够劲儿可以发了,挥舞着鞘翅逮着异形从头咬到腰。

咬着咬着,又想起了伊莱文的疤后面那个未完的“隐秘”故事,又缠着要听。

伊莱文正抽空给他喂早餐,红糖包子小甜饼,一碗甜粥喝了两口就嫌弃了,异形本着不浪费粮食的良好人类品德,把剩下的都喝了,被三倍量的糖甜得直皱眉。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个意外。”所谓的“阴谋、刺杀、血案”都是当时用来吸引“陛下”上钩的话术,“前任皇帝时期,反正有一年吧,军枢院袭击了研究院的院长,然后研究院反袭击了军枢院的院长,两边谍中谍制造了一个放射炸弹,投放出错,最后爆炸的时候是在我的领地,然后我就去清理战场了。”

伊莱文一边说,艾诺的表情就一边垮,小美人的心情一糟,就挑着异形最嫩的肉磨牙。

伊莱文只好将后半段稍微夸张了一点:“我说了,那个放射炸弹是军枢院和研究院一起制造出来的,军枢院嘛,主战派鹰派的大本营,而研究院虽然是鸽派,但它在基因研究上已经成魔,最后炸弹爆炸的威力超出了双方想象。”

他比划了一下,“你应该知道的,异形为了追求更加强大的躯体,会主动融合其他物种的基因片段,这样做的后果是,我们最主要的死亡原因是基因崩溃。这个这个炸弹的目的也是这个,极端高温破坏躯体,特殊射线破坏基因稳定,当时在场的大部分异形都因为躯体来不及修复和基因崩溃而死亡消解,算是近五任皇帝统治下最惨的事件了。”

“那你还去清理战场?”艾诺抓着他的耳垂左右晃。

伊莱文在“按照事实解释”和“继续夸张编故事”之间犹豫了几秒,选择了后者:“军枢院和研究院打到了我的领地,我虽然不能打回去,但是总得捞点好处啊!不管怎么说,死亡的异形躯体可以暗中和研究院交易,炸弹残留可以高价拍卖给军枢院,只要最后是我在战场上,我就能以胜利者的姿态获得更多资源,可以说和利益相比,那点危险不值一提。”

“而且,我有预感,我不会因为特殊射线而基因崩溃。”说到这里,伊莱文想了一下要怎么解释,后来又觉得反正已经编到这个份上了,干脆略了过去,“最后确实如我所料,特殊射线几乎不能破坏我的基因,但是我没料到的是,有个没死透的研究员看到我就像看到了绝佳的实验品,当场捅了我一刀,被我反手丢进岩浆里了。”

艾诺将他的左臂举了起来。异形的肌肉线条确实好看,欲而不悍,小臂内侧本该是伤疤的地方此时正印着整齐的两排牙印,牙印已经微微肿起,红得发暗,明显不是刚刚咬上去的。艾诺回忆了一下牙印的制造时间,自我感觉大概是睡着了挑了个硬东西磨牙。

——咦,最近怎么牙齿这么痒,要换牙了?

伊莱文看到艾诺走神了,心里升起微妙的不满,但是这个“雷”还没彻底揭过去,小美人那神奇的脑回路没准就得在哪个细节上纠结住,最好趁这时候开一个新话题。那要说点什么才好呢……

“艾诺,生物研究院好玩吗?”

这是一句废话,毕竟昨天从星港回来的路上,艾诺就已经抱怨了一路“又穷又冷没饭吃”,但是艾诺显然十分给面子,飞快接话话头:“当然不好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被异形看上的小美人是虫族[星际]》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