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幼留在最后,看着大家收了扇徒们的答卷,刻的花样,并将其一一封存,这些卷子将会放在正厅里,等着鱼幼明天来批阅,定夺卷子主人的去留。

从考场出来的时候,有人忽然急促的喊了两声:“走水了,走水了!”

鱼幼心里一惊。

却见扇庄的一名小杂役手指着西边的方向,满脸惊恐。

众人这时也一齐向西边望去,只见西边的远山上火光冲天,在夜色中极为刺眼。

是西山着火了,不是扇庄,众人仿佛松了一口气。管理那小杂役的管事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教训道:“没出息的东西,西山上着火了,你大呼小叫干什么。”

是啊,西山着火,和扇庄的众人大多是不相干的,大家就都各自散了,各回各家。

鱼幼本想留下来看看扇徒们交的卷子,但看到西山的大火,浓烟滚滚,心里总感觉不踏实,便同众人一起下值回家。

临走之前,她还叮嘱夜里值班的人,要小心火烛,以防万一。

回到家,鱼幼又听到一个重磅消息:有传言说西山的大火是九皇子夏潇放的,而他纵火的原因,竟然只是为了取乐好玩。

“那九皇子人呢?他没事吧?”鱼幼问道,关于夏潇的传言,她现在持保留态度。

因此,她问的就有些轻描淡写,这种态度反倒惹恼了鱼父:“呵,你还问他有没有事,他一个放火的人能有什么事,撑破了天关两天禁闭,你应该问问西山上的百姓,这场火不知道要死伤多少,让多少百姓流离失所。”

鱼幼:“……”

说实话,她穿过来这些年,根本就没有去过西山,也不知道西山上竟然有人住。

之前只听人说过,西山上有好几片猎场。这么说来,夏潇今天离了扇庄之后是上西山打猎去了。

不过,鱼父的心情她完全可以理解,任何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官员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感觉到愤怒。

“父亲,女儿说错话了,请父亲见谅。”鱼幼道。其实,她也不是认错,只是想让父亲在夏潇的事情上不要那么生气。

鱼母也劝道:“你跟幼儿置气作什么?就算九皇子杀人放火,那也跟咱们幼儿没有关系啊!”

“唉!”鱼父叹口气,“圣上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受外戚的掣肘,独当一面啊!”

随后,他又看向鱼幼,道:“你以后不要再跟这种人来往了。”

鱼幼道:“父亲,这个女儿可不敢保证,除非女儿辞官不出门去了。”

鱼母也道:“你真是气糊涂了。”

根据鱼父的反应,鱼幼不难猜出,肯定是传闻夏潇犯错,没有真凭实据的,最后皇上偏袒了他,又一次惹了众怒。

只是不知道这纵火一事,到底是不是夏潇干的。

如果是,那他到底是因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不是,那借刀杀人抹黑他的人也未免太过阴毒。

鱼幼直觉这不是夏潇做的。

因为想着这件事,鱼幼夜里睡的并不踏实,即使前一晚熬夜了眼睛很困,脑袋却很活跃。

迷迷糊糊到了第二天早上,三月将她喊起来,鱼幼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脑袋像针扎一样疼,身上还有些发冷。

三月见她状态不好,忙担忧地问:“小姐,你感觉怎么样,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我没事,就是晚上没睡好。”鱼幼道。

三月犹豫着提议:“那要不吿一天病假,今天在家中休息,请大夫给小姐看一下。”

要是还在鸿胪寺当小女官,这种情况鱼幼肯定就请假休息了,但今时不同往日,扇徒考核的结果还没有出来,这事可不能拖。

“不用了,今天扇庄还有事,等扇徒考核结束,一切步入正轨。我一定好好给自己放个假。”鱼幼给三月这样说着,也算是安慰自己。

她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用过早饭,鱼幼坚持着去了扇庄。

她本以为身体不舒服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结果在正厅坐了一会儿,才发现没那么简单。

身上越来越冷。

平日里还不觉得,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办公的正厅好大,火盆烧的很旺,依旧冷的像冰窖。

这症状,该是感冒了。

不过来都来了,鱼幼决定快速将五十份考卷过一遍,初筛出来一些好的,到时候把剩下的事情交给钟意安排,她再回家养病。

但是正厅实在太冷,她便让人将东西移入东边的小耳房。

耳房小很多,平时用来休息,里面也置有桌椅板凳,可用来做事情。

“给耳房多添几个火盆子子。”鱼幼吩咐丫鬟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青云扇》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