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白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比起甲板上的混乱,越往上走越是平静,一层肉眼看不出薄薄的屏障笼罩住游轮,只有帮忙解救孩子们的小泉红子好似感觉到了什么。

希尔熟练的操控着雪豹迈着猫步向着自己的目的地前进,在屏障特殊磁场的影响下,这期间所有电子设备都失去了作用。

希尔在挨个房间收集证据,对现代社会有了一定了解的他明白了证据有的时候不一定会管用,但没有也是万万不能的。

解绑完所有的孩子让大家都聚在了一起,毛利兰听话的待在原地等待救援,但很显然她的小伙伴们并不是什么闲得住的主。

“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外面已经乱起来了,估计不会注意我们几个小孩子。”工藤新一提议到,他很想上去看看。

“我同意,等警察到来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小泉红子也附议道,对自身实力有底气的她完全不怕有什么危险。

毛利兰沉吟片刻还是点头同意了,与其看着这俩人独自出去,不如大家一起还能有个照应,更何况老师现在也在上面,红子又是唯一的魔女,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几人悄默默的活像要干坏事的熊孩子爬上了甲板,这里基本已经没人了,残留的血迹昭示着刚刚发生了什么,几个孩子虽然聪慧但遇到这种情况也还是第一次,好在身边有小伙伴陪着,害怕的情绪缓解了不少。

铃木园子拉了拉毛利兰的衣袖“小兰你看那边,是不是躺着一个人?”

几人闻声望去,在不远一处拐角一个穿着长裙的女性安静的躺在甲板上,那里灯光比较昏暗,看得不甚清晰,几人小心翼翼的靠近,绕到正面看上去是个年纪不大的女生,手腕上脚腕上都被细细的锁链镣铐锁着。

女生的额头有些红肿,看起来像是撞到了哪里导致的昏迷,小泉红子没有贸然的打开锁链而是先喂了女生一瓶有治愈效果的魔药。

女生悠悠转醒,眼睛里一片茫然下一瞬又浮上了惊恐,直到看到眼前的只是几个小孩子。

“……你们。”

女生刚想要询问些什么,这时船体发生了剧烈的晃动,还好几人的身旁便是栏杆阻拦了一下,等晃动结束后,船体停止了航行。

‘小兰,带着那些孩子往上跑,这船要开始下沉了。’

毛利兰一惊赶紧将消息告诉其他人,刚才的晃动和停止也证实了。

“房间太多了,我们分头行动,大家要注意安全!”

上层某间豪华套房里,希尔艰难的操纵着毛茸茸的爪子敲击着键盘。

“真是太为难我这个老人家了……要不要去招(拐)募个专业人员?现代社会网络貌似也挺重要的。”

希尔一边想着一边分心看了下小徒弟那边,正在有序的往上跑,目前看上去没什么问题,这里已经被放弃了,刚才的震动就是事先放好的炸弹被启动了。

那群幕后黑手也要撤离了,倒不是希尔想要放人走,而是身为神明他不能随意对人类动手,孩子们也太小了让他们上也不合适。

外层屏障已经被解除,警方的搜救船和头顶那群人撤离的直升机都相继赶到,最重要的人估计是留不住了,但这里的资料起码还能送进去一批。

将u盘和一部分纸质材料小心的叼在口中,希尔趁着混乱去找小徒弟会合。

爆炸声接连响起,毛利兰看大家基本上都出来了,偷偷逆着人群去找老师,这时她突然有种很强烈的被注视的感觉,放眼望去又什么也没看到。

‘小兰。’身姿矫健的雪豹从上层直接跳了下来,将口中叼着的袋子递给毛利兰,然后意识便回到了空间里‘这里面装的是一些犯罪证据,到时候找个借□□上去。’

“好的,老师。”刚刚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毛利兰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爆炸声越来越密集了,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有意思,我记住你了。”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女孩随手将手中的望远镜扔到一边战战兢兢立着的黑衣男人手中。

“还不走,等着条子上来捡业绩吗?”

“是,大人。”周围人不敢反驳,在爆炸和夜色的掩盖下直升机逐渐升高离开了这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