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我在鬼杀队里养时透》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记忆的画面没有中断。

晨昏交际之时,藏蓝色天空上一抹薄橘色云彩,旭日缓缓从成群的山脉之后升起。

黑色剑刃上流转光辉,红发武士开始挥舞他的长刀,刀身上包裹的阳炎仿佛是这个世界上不灭的新日。

刀法一共十三式,每每旭日花札随着红发武士身体幅度晃动时,有一郎的身体就会忍不住颤抖。

仿佛就像神话中的天照大神真的踏着不灭的光辉,降临这个世间。

最后,旭日爬上皑皑山巅,红发武士停下动作,将刀收回刀鞘。

随后,他转过身来,火红色的眼睛望向有一郎所在的方向。

“向兄长大人献丑了。”

话音落下。

短而强烈的刺痛袭来,像是有一根针扎进脑中,有一郎猛地睁开眼。

刚才在山顶的场景悉数退去,重新占据视野的是眼前已经被摧毁破败的房屋,以及——

近在咫尺的攻击!

伴随着那只鬼抬手的动作,利光从它的指尖划出,笔直地削向有一郎。

他为了躲避刚才的大范围攻击,已经跳到了房子的最角落处。鬼的这一击完全将所有躲避通道封死,前方等待他的只有身首异处。

可是身体突然变得好奇怪。

明明是生死攸关的危机时刻,那个红发武士的身影却不断在眼前浮现。

伴随着旭日耳饰的每次晃动的抬手、挥刀、侧身。

每一个动作都在眼前慢放,甚至连那微不可觉的呼吸频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有一郎深吸一口气,新鲜的氧气尽数灌入肺腔。

身体无师自通般抬起手,像是有一个人在身后握着他的手,告诉他该在何时抬刀。

叮——

柴刀格挡住那一击攻击,发出酸涩的嘶鸣,交接处瞬间炸出四处迸溅的火花。

余锋从耳边划过,几缕头发被瞬间刮断,咻地一声削穿后面的墙壁。

而有一郎的脸上也后知后觉地刮出一道伤痕,血珠大颗大颗冒出,沿着脸颊向下滑落。

“哦?还有挺有两下子的嘛?”鬼嗤笑一声,“但是又有什么用呢?没人在意你这样的穷鬼的死活,你就算是死了估计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都是没有意义的攻击,你能靠它们撑到天亮吗?”

没人在意的穷鬼?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有一郎眼中的情绪一点点褪去,直至降到冰点。

“叽叽喳喳吵死了,声音又难听,你没完没了说个屁啊!”

“哈?!”

面对如此直白的嫌恶,额头上突起青筋,鬼被激怒到了极点。

它可是鬼!是超脱了人类更加高级的生物!

面前这个穷小鬼有什么资格对它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可饶恕!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才行!

盛怒之下的鬼欲抬手,发起下一次的攻击。

可这一次,攻守转换。

一阵疾风突然涌动,迷住鬼的双眼,视野中的有一郎的影子变得模模糊糊。

等反应过来时,面上已经被起跳至空中影子笼罩,有一郎双手合握着刀柄挥向它的脖颈处。

在挥刀的时候,他有意地模仿那个红衣武士的动作。

可刀刃上出现的不是如新日般绚丽的阳炎,而是近乎透明却又狂躁的风流——

像是能摧毁一切呼啸而来的狂风,柴刀已经被磨损的钝口割进皮肉,顶着摩擦力向里冲去。

一道弧形白光闪过,球形黑影向外飞出,鬼的身体无力地跪在地上,随后沉沉趴下,荡起些许尘土。

“呼……”

吐出一口浊气,有一郎胸口上下起伏着,抬手拂去面颊上的血,在面上划出一道殷丽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击比平常砍柴消耗的体能还要多。

但是身体很奇怪,没有疲倦的感觉,反而有源源不断的热流涌向四肢。

有一郎垂下眼睛,看向脚边鬼的尸体。

头不知道飞到哪里,而颈部的圆形豁口不断向外流出暗红色的血液,在地面汇聚成圆形的血泊。

应该死透了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奔赴太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