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婢这几日用膳没胃口,南云的娘特意去大厨房给奴婢寻了酸梅干,说是管些用!”

“奴婢嘴馋,回去时见着就吃了一片!”

桃叶神色自若地说道,她倒是没想到这酸味这般重,五少爷只略靠近了她的脸就能闻到。

“若是喜欢,让院子里的小厨房也备上一些就是!”

容玖随口道。

院子里的小厨房不走公中的份例,想要吃什么完全可以容玖自己做主。

“这酸梅干奴婢一人也吃不下多少,还是让人顺带去大厨房取一些吧!”

小厨房里的两个厨娘都是夫人那边送来的,且都是生养过孩子的妇人,桃叶怕她们会看出端倪。

“这事你自己做主就行!”

容玖也没太在意这事,现在院子里的大小事本就交在了桃叶手上。

……

第二日一大早,容玖就起身去了宫里当值。

桃叶头偏向里边,装着还未睡醒,并未起身伺候,直到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她才睁开了眼。

但刚在床上坐起,眼前就一黑,扶着床栏缓过这突如其来的眩晕,桃叶就感觉到腹中有些疼痛,下面似乎有些热意。

往下一看,亵裤上有几点红,解开系带往里看了一眼,她松了一口气,只是两三点红,腹中的孩子应该没事。

但腹中沉沉的疼痛根本让她一下子无法起身,桃叶忐忑又害怕地在雕花床栏上靠了一会儿,直到腹中的疼痛稍有缓解,这才慢慢起身,仔细看了眼床上,还好锦被和锦褥上都没有弄上血迹。

桃叶勉强穿好了衣裳,走到门外。

“姑娘!”

南云早就守在了门外,见桃叶气色不好,忙上前搀扶。

“姑娘放心,灵雨和清歌两个已经被我支去浣衣房取衣裳!”

这会儿院子里的小厮已经做完清扫的活计,廊下无人路过。

桃叶闻言身子稍稍放松,靠在了南云身上,她被方才的事吓着,腿有些软。

“南云,帮我叫你娘过来一下!”

进了西厢房,桃叶拉着南云的手道。

南云见桃叶脸上难得露出的急切恍然,忙往后边去,不一会儿邹氏就急急进了屋子。

“姑娘可是又不舒服了?”

邹氏看到桃叶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

“何妈妈,我今日下边……”

桃叶轻声把自己起身时的不适说了一下,而后急问了一句:“这要紧吗?”

何氏闻言脸上并不惊讶,而是担忧地叹了一口气:“听说姑娘刚生过一场病,素日这身子又不康健,这孩子自然怀得辛苦,如今出现下红,怕是腹中的孩子不安稳!”

“姑娘若是想保下这个孩子,还是要让大夫过来看看,吃几副安胎药,不然……”

何氏的声音越来越小,这么好的孩子,着实太可怜了些,但如今这事尚要瞒着旁人,哪里就能光明正大地用上安胎药。

“若是不用安胎药,姑娘也要切记不可操劳,劳神劳心也是不行的,这样兴许会好些!”

何氏见桃叶垂着眉眼,将手放在自己腹部上,心内暗叹这世上有几个娘能舍得不要自己孩子,何况桃叶姑娘又是个心地极善良柔软的。

“姑娘,要不和五少爷说您身子不舒服,田府医嘱咐要服汤药,奴婢偷偷地给您熬安胎药!”

南云想了一个法子。

桃叶却是摇了摇头,这谎话太容易被戳穿,五少爷只要叫来田府医一问就能知道真相,到时她是一点退路都没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娇软通房》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