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什么看?赶紧走了!”翠花抬头看着十方观的众人,冷声说道。“走!”忘凡道长一甩手中拂尘,率先就朝着前院的方向走去。十方观的其他人则是连忙去搀扶被打伤的三人。“老垃圾,你等一下!”翠花突然开口,叫住忘凡道长。忘凡道长驻足转身:“有事?”“废话!当然有事!”翠花用爪子指着地面被拂尘砸出来的坑:“你们把这里搞得一片狼藉,该不会想就这样走了吧?”忘凡道长看着地上的坑,微微皱眉,看向清风道长问道:“清风观主难道还想让贫道赔你这地面不成?”“不用不用!”清风道长摆了摆手:“贫道安排弟子修缮一下就行,不用……”“什么不用?”清风道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翠花给打断:“损坏东西照价赔偿,天经地义!”“行!贫道赔!”忘凡道长点头说道:“贫道让人留下清风观主的联系方式,等修缮完花费多少,清风观主可以直接跟他联系,让他把钱转过去。”“那多麻烦?”翠花抬起爪子,指了一下忘凡道长手中的拂尘:“既然这些坑都是被那东西给砸出来的,我看不如你直接把那东西赔给他得了。”“不行!”忘凡道长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与此同时,他下意识地用双手抱住拂尘,好像深怕会被抢走似的。这件拂尘可是一件下品宝器,可不是用钱就能买得到的!因为在地面砸了几个坑,就要把这件东西赔出去,他自然不可能同意。“艹!”翠花看着忘凡道长的动作,眯着一双虎眼问道:“你当你翠花爷这是在跟你商量吗?赶紧把东西赔给人家,不然翠花爷把你另一边脸也给你打肿了!”“别……别……”清风道长摆着手说道:“修缮地面,根本就花不了几个钱,拿一件下品宝器来赔,我们清风观根本承受不起。”“我说清风道长,咱们青云山上,怎么出了你这个没出息的怂货?”翠花转头瞪了清风道长一眼:“人家都答应把拂尘赔给你了,你竟然不敢要?这青云山有翠花爷罩着,你在担心什么?”“嗯?”忘凡道长闻言,微微一怔。什么叫答应把拂尘赔给他了?贫道什么时候答应了?你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那个……翠花先生,贫道……贫道真的可以收下么?”清风道长弱弱地问道。下品宝器啊!说不想要那是假的!只是忘凡道长刚才所表现出的实力,太过强大。他担心会给清风观招惹麻烦,才不敢要而已。既然翠花先生说,这青云山有它罩着,那他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废话!”翠花给了清风道长一个白眼:“这青云山是咱们的地盘,这上面所有东西都是咱们的,你只是拿回属于咱们的东西而已!”“这……这好吧。”清风道长点了点头后,抬头看向忘凡道长:“这位道友,还请将拂尘归还贫道。”“归还?”忘凡道长直接傻眼了。他见过不要脸的,但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想要抢劫直说不就行了?还要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对!就是归还!”翠花一双虎目在月光之下,绽放着冰冷的寒芒:“赶紧的!别再浪费时间了!不然你翠花爷可就要亲自动手去抢了!”忘凡道长听着翠花的话,恨得牙痒痒。可面对这位翠花爷,他却又毫无办法。打又打不过!讲道理……跟一只畜生去讲道理?那跟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就这位爷那霸道的样子,他要是敢拒绝,免不了又是一顿胖揍!最后这拂尘还是保不住!他今天挨揍已经挨得够多了,真是再也不想挨一点了,抬头看向清风道长说道:“清风观主,你可要考虑清楚!这拂尘给你可以,但是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拿得住!”“当着翠花爷的面,还敢威胁翠花爷罩着的人?”翠花颈部毛发直接竖起:“看来刚才给你这老垃圾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啊?”“够了!够了!贫道这就把拂尘交给清风观主。”忘凡道长说着,径直走向清风道长,把拂尘交到了对方的手中。他虽然是出家人,但也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反正这清风观,一时半会又搬不走,就当是寄存在这里了。大不了等收拾完这头孽畜之后,再回来取就是了。清风道长接过拂尘,脸上虽没表现出来什么,但是内心之中却是激动不已。下品宝器啊!这可是令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下品宝器!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搞了一件,这让他怎能不激动?“贫道现在可以走了吧?”忘凡道长的心情与清风道长刚刚相反。被迫交出拂尘,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极大的羞辱。他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只要赶紧离开。“可以。”翠花点了点头。忘凡道长咬了咬牙,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其余十方观众人搀扶着受伤的三人连忙跟了上去。转眼间,后院之中就剩下了翠花、清风道长和苏铭这两人一兽。“苏先生、翠花先生,你们真的要去十方观吗?”清风道长转身向这一人一兽问道。“去!当然要去!”翠花斩钉截铁地说道:“他们流传了那么多好东西,要是不去打劫一些回来,都对不起这些人在翠花爷面前炫耀!”“那……那你们一定要小心。”清风道长提醒道:“十方观毕竟已经传承了千年之久,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对付的。”“放心好了,本翠花这么牛逼,又怎会惧怕一个小小的道观?”翠花抬着高傲的头颅,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装的差不多就行了。”苏铭给了翠花一个白眼:“你不是要去打劫吗?咱们赶紧过去,早打劫完早结束。”“两位怎么去?”清风道长问道:“需要贫道提供车辆吗?”“不用!”苏铭意念一动,直接把飞剑祭了出来。翠花纵身一跃,跳到了苏铭的肩膀之上。苏铭踩上飞剑,转眼消失在夜空之中。清风道长看到这一幕,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修仙十年,下山即无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