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在自我攻略》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屋外风大,你身子弱,进屋吧。”这一月来,无论多忙,赫连野每日都会来看她,引得无数人惊羡,尤其是京中的高门贵女。一代新帝,有的是人趋之若鹜。

空桑锦没有回头,顾影自怜的看着一池败落的荷花。已是深秋了,思绪总会随着这满池的残叶淡淡忧伤。

“新朝初建,我是你的结发妻子,不能只顶着“夫人”的名号。”她说得明白,她想要的,是空悬的后位。

赫连野顿住,一阵凉风吹过,打了个冷颤。他将身上的大髦取下,披在空桑锦的肩上。

身上是充盈的暖意。

“此事,孤无法答应。”他说的坦诚,竟让她生出一丝底气不足的心虚。大婚那日,是她扔下他离家。

“朝中看着清明,却暗流涌动。表面心悦诚服,背地里却是豺狼虎豹。”

“孤新帝即位,手中并无太多实权。只有借朝中旧臣之势,方能稳固政权。”

空桑锦点头,漠然的看着他的眼睛,道:

“我只要后位,有名无实也好。”她最后的任务,登上后位,死于元宁三年,春。

赫连野背过身去,冷声说道:

“别的孤都可应你,唯独后位,孤允不了。”他微哑着声音,语气中有失落,更多的是从未有过的莫名其妙的感觉,心被狠狠揪了一把。

空桑锦垂下眼眸,拢了拢大髦,扶着绿已进了屋。

他借着萧无恙试探她,可她同样也利用了他。逼宫那日,她看准了时机迎上去,如愿得了赫连野的全部信任。

她眼神黯淡,近些日子,常感疲惫,天色渐冷,她不愿出门,总闭门不出。与宫中人接触甚少,不过时不时会听得几句戏言,是宫人们胡言乱语了。

这日,绿已忍不住打断,厉声喝道:“胡说什么!再乱嚼舌根,当心脑袋!”绿已将将过了十四,脸上还带着婴儿肥,说起狠话来有种狐假虎威的娇俏,空桑锦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道:

“好了,回吧。”又柔声对绿已说道:

“真要堵住天下悠悠众生之口,你还不得累死。”

“近来宫中可是有喜事?”她望着西苑忙碌的宫人,手里张灯结彩的挂着赤色灯笼。

绿已别过身,悄悄挪步到空桑锦跟前,遮住她的眼,慌忙说道:“没有!”似是懊悔,即刻止声,补充道:“前些日子王上封了位圣女。正是西苑那位。”

空桑锦淡淡点头。心中想着,其实宫人说得也没错,赫连野登上帝位,没有实权,没有民心。而玳萱,正是他收复民心的最好工具,至于其中真心几何……赫连野没有心的。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回到两仪殿时,正巧遇上了玳萱。

她光彩照人,一袭华服优雅夺目。相比之下,空桑锦就显得黯淡无光。见到空桑锦时,她并步上前,礼仪周到的行了礼,才开口道:

“锦姐姐。”她嗓子低沉,像是哭过。再看双眼,果然有微微的红肿,被粉黛遮掩。

“近来可好。”她客套的回复。她向来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为了不落人口舌,敷衍了事的进行着。

不说还好,一说玳萱即刻红了眼,泪眼盈盈的望着她。着实将她吓了一跳,赶忙安慰道:

“你要是哪里不舒服,我让绿已去请医师。”

“锦姐姐,我,我对不起你。”玳萱哭得梨花带雨。空桑锦顿了顿正要扶起她的手,露出一抹笑来。

“身不由己,何错之有。”

“既然已经看过了,回吧。”

她始终淡淡的,不关己事。玳萱握上她的手,说道:

“我知王上对锦姐姐情深义重,我不会贪图得到王上的真心。我是澧国圣女,更是王上的圣女,我想帮他。”

空桑锦看她哭哭啼啼的模样,心中烦躁的很,打断她继续说下去的话:

“你愿帮他,当然好。”

“你与我说这些,赫连野并不知你的真心,恐怕辜负了。不如你亲自与他说说,让他明白你的真心。”

“你情我愿,赫连野愿意娶你为贵夫人,你也愿嫁他,帮他稳固政权,该是喜事。”

“是了,该准备份贺礼的!”空桑锦扭头对绿已说道:

“这几日迷迷糊糊的忘了,将我那颗夜明珠拿来,当是为贵夫人准备的新婚贺礼。”

说着她抚了抚头,露出难色:

“我身体不适,先回去休息了。”不等玳萱再说,扶着绿已快步进了两仪殿。待人影走远后,绿已才不悦的抱怨着:

“哪里是来道歉的,我看分明是来向夫人炫耀的。”

“那绸缎是北疆进贡,只得了一匹,全穿她身上了。”

“若真觉得愧疚,大可拒绝王上,这会儿来夫人这里求得原谅,不是多此一举。”小丫头年岁尚小,心中藏不住事儿,一股脑的全将心事说出,说完便后悔,恐提夫人伤心事,惹夫人不快。

支支吾吾的再要辩解,却见空桑锦说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满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