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她性格风风火火的,抱了一下松开,又把宋小竹拉了过来:“我们在台上都吓得要死,还是小竹说你肯定会想办法帮忙的。”

江瑜的目光看向了宋小竹,后者脸蛋红扑扑的,额头还能看到汗珠,有些夸张的舞台妆在那张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小圆脸上,越发衬得人可爱。

她抿了抿唇,轻轻笑了笑。

“小竹,谢谢你。”

明明只是认识不久的朋友,却这样信任自己,江瑜心里无比熨帖。

宋小竹这下脸蛋红得像是火烧似的,连忙摆手:“谢我做什么呀,要不是你救场,我们肯定没办法表演了。”

说起这个,众人都有些心有余悸,追问起江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江瑜把前因后果简单说了,秦晴的怒火蹭蹭蹭地冒了起来:“我们还没找她麻烦呢,怎么她还跳起来了!”

秦晴脾气火爆,却并不鲁莽,更看不起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不止她,在齐老师的影响下,一班的学生们个个都把三观立得很正。

用齐老师的话说,学生之间哪有不起摩擦的,但是阳谋可以,阴谋就是心虚——你要不怕输,做什么背后使绊子呢?

地图炮是不好的,哪怕之前七班就已经在篮球赛上惹怒了一班,但这些老实孩子也没想做什么事情报复回去。

可是现在,林美玲的做法显然让人感到恶心。

……

被唾弃的林美玲本人却丝毫没有感到快乐。

准确地说,从江瑜上台开始,一切就往她完全想象不到的方向发展了下去。

江瑜弹的内容,她是一个音符都没听进去,满脑子嗡嗡的只有那一句——她怎么敢?

还围在林美玲身边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谁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继续逗留下去,纷纷散了。

林美玲下场的时候他们吹捧得有多厉害,现在回旋镖打在脸上就有多疼。

同一首曲子,是个正常人长了耳朵都知道谁的更好听,这让他们还怎么自欺欺人地夸下去?

甚至还产生了一种错觉。

之前每年听的汇演难道都是假的?怎么从来没意识到林美玲的钢琴水平这么一般呢?

拍马屁的作鸟兽散,身边空空荡荡留出来一大截,林美玲要窒息了。

这些都是她希望施加到江瑜身上的东西,如今却变成了自己来承受,这让她怎么能接受!

如果还有一点理智,林美玲要做的事情是转头就走,随着时间流逝大家总会忘记这些小事,就像彭跃那样——毕竟一次小小的汇演,还不如彭跃当时做的事情离谱。

但林美玲这个人的性格就是如此,落井下石的时候不在意会不会暴露自己的恶意,吃到苦头时马上就要找人发泄。

一班的几个女孩正围着江瑜一起叽叽喳喳地聊天,冷不防地就听见一声冷笑:“哗众取宠!一次汇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呢!”

快乐的闲聊时间被迫中止,众人抬起眼来,说这话的不是林美玲又是谁。

“啧……”秦晴的脾气都要暴走了,齐老师教她要文明,但是对方这种阴阳怪气,真是让人越听越不舒服。

而且她也搞不懂,为什么林美玲非得盯着江瑜不放呢?

这两人能有什么仇,江瑜显然不认识对方。

要说是因为钢琴,可在江瑜转学来之前,上一届有一个学姐也会弹钢琴,也不见林美玲当时这么针对别人啊?

还是说就是瞅准了他们一班脾气好,就要欺负?

顾不上自己还穿着闪闪发光的演出服,秦晴撩起袖子就要上去和林美玲说道说道,却被人拉住了。

拉住她的竟然是宋小竹。

平时总是文文静静又容易害羞的小圆脸沉下了脸色:“道歉。”

“道什么歉?”林美玲尖声道,“我又没说错!”

宋小竹很坚持:“道歉!”

林美玲骂了一句“神经”就要走,宋小竹直接拦在了她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还是那句“道歉”。

宋小竹的眼睛很黑,黑黢黢的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让林美玲背后起了冷汗。

这边闹腾,后台的其他人也看了过来,林美玲深感丢人,胡乱地说了一句“抱歉”就要走。

一向温柔的宋小竹今天却像换了个人,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臂:“你不是诚心在道歉。”

“我——”

林美玲一个字刚吐出口,宋小竹打断她继续说了下去:“你要向谁道歉?是江瑜,是我们一班每一个表演的同学!”

“你没有诚意,因为你不觉得自己错了,即使被拆穿你用了歪门邪道,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只是后悔没有成功把我们按下去。”

“你不尊重江瑜,不尊重我们,也不尊重今天这个舞台——你最不尊重的就是钢琴,在你眼里它只是你出名的工具。

“你爱慕虚荣,自私自利,气量狭小,你比不上江瑜,只配当个失败者!”

一班的女同学们惊呆了。

赶去给她们买水带毛巾,刚刚才赶回后台的严衡等人惊呆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5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