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串话术问出来,赵军伊一开始还有些懵。

他儿子死了,这些天一直沉浸在悲伤和愤怒中,很多细节都记的不是很清楚。

但为了儿子能瞑目,让坏人绳之以法,得到应有报应,赵军努力回想之前的经过。

想到什么,赶紧答道,“我儿子被发现之前,我没出去找过,我当时以为他去同学家睡了,以前也有过去同学家玩儿,太晚了在那睡下了,发现尸体的时间……好像是晚上五点左右,当时身体已经凉了。”

他一想到,当时看着儿子被埋在土里的场景,就浑身忍不住颤抖。

他恨不得,直接结果了那几个混蛋。

李法医记下他说的每一个字,又在案发现场看了看。

案发第一现场是学校的后山,那里有一棵歪脖子树,树旁边的坑被挖的两米深左右,尸体已经被带走,坑里周围有哩哩啦啦的血迹。

姜兰付文臣也在四周看了看,想找出陈庆来过的证据,可惜啥也没找到。

几人又去到停尸房,赵强躺在冰冷的木板床上,已经没了生命体征。

他脸和身体,被殴打痕迹很明显,左半边脸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

衣服上有黄褐色污渍,后脑勺像是挖掉掉一块肉去,现在血迹已经干枯,看着可怖。

虽然只能看清赵强的一半脸,但不难看出他是个很乖的孩子,面相柔和,没有攻击性。

赵军说过,赵强性格是个很温和的孩子,怕给家里惹麻烦,从来不让父母操心。

就是这样一个懂事乖巧的孩子,被人虐待致死。

姜兰看的有些于心不忍,别过头,长叹一声。

这一看就是被校园霸凌没跑了,可当地警察就是不处理,硬拖着,想让赵军家选择和解,陈庆家愿意赔钱,希望他们别揪着这事不放。

应该是想拖到赵家放弃,陈庆他们家耗的起,赵军家可耗不起。

要是一直缠着这事不放,赵军就没法挣钱养家,他家里还有父母要赡养,没法跟陈庆家耗着,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姜兰只恨现在没有手机没有网络,要是在后世,她肯定得发到网上,让大众把霸凌的人喷成筛子。

舆论压力看似不痛不痒,但众口铄金,闹大了,上头肯定就会出面干。

法医在给赵强查身体,姜兰别过头,看向别处。

转头时,看到赵强后肘上挂着几根毛线。

姜兰走到尸体身边,拿起来看。

那几根毛线特别细小,不仔细观察看根本不会发现,因为是塞在赵强毛衣里面的。

“这毛线看着很好啊,像是羊毛,可赵强同学他身上的毛衣不是羊毛,那这羊毛线就是……”

“是凶手!”

“是凶手!”

姜兰付文臣同时出声,都想到了。

法医也有所发现,他拿着镊子夹起一小块肉屑。

“这块肉屑的组织,不属于赵强,应该是他咬了谁留下的,而且,看他身体的扭曲程度,他应该是……是被活埋的,赵强在土里还是有意识的,他身上伤痕数不胜数,被人击打腹部,内脏多处出血,死因应该是在土里缺氧憋死的。”

姜兰和付文臣听到这个死因,都说不出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七零炮灰下乡逆袭成神医大佬》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