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亲属之间直接输血,会导致淋巴细胞增殖,攻击患者的靶器官和骨髓造血功能。

所以医学上,向来不建议亲属之间直接输血。

小护士话落,在场的三个人顿时一怔。

尤其是邱正,本就不是个能沉得住气的,瞬间红了眼眶。

“a型血行吗?我a型。”

邱正边说,边撸起袖子露出手臂走向小护士。

小护士见状,皱眉看他,“现在病人情况紧急,你别添乱行吗?”

被小护士凶,邱正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

瞧见他这样,小护士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神情不自然地看向不远处的秦琛和苏沫,“你们俩……”

秦琛,“我问问……”

苏沫,“我b型血,输我的。”

苏沫说完,看都没看秦琛一眼,把手机往他怀里一扔,起身走向小护士。

谁知,她刚走两步,秦琛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苏沫垂眸,似笑非笑,“心疼我?”

秦琛下颌紧绷。

苏沫戏谑,“心疼我,不心疼自己妹妹了?”

说罢,苏沫把手从秦琛大手里抽出,“别跟邱正似的添乱。”

过了一会儿,苏沫跟着小护士去了采血室。

苏沫体重55kg,按理来说,献血一次应该是-,奈何秦绿需要得多,所以她一次性献了。

期间采血护士也曾劝过她。

但苏沫一脸淡然,“没事,我身体好。”

事实证明,现实会教育每一个嘴硬的人。

献完血的苏沫脸色和唇色发白,走路都发飘,还是小护士扶着她去病房躺了会儿,她才渐渐缓过劲来。

即便如此,她也还是觉得虚。

秦绿是在三个小时后从手术室推出来的。

没回普通病房,直接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主治医生把秦琛喊到医生办,先是宽慰了他几句,后详细说了下秦绿的情况。

“手术目前来说算是比较成功,不过还需要观察几天。”

“秦绿的心脏病是天生,你心里应该比我有数。”

秦琛脸色沉沉,“嗯。”

对方,“你也不用太担心,有我坐镇,你还怕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