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求书网】地址:qiushuxs.com

雨水猛烈地敲打着枝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宛如天神的怒吼。泥泞的小路几乎无法辨认,时安一个踉跄,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倒在泥坑内。

他浑身湿透,泥水混合着雨水,将他整个人浸透。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身体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无法动弹。泥坑里的泥浆黏稠而冰冷,仿佛要将他吞噬。

时安心中涌起一股绝望。他好累,苏瑞怎么还不回信息,如何苏瑞不来怎么办?他该怎么离开这片林子,要是他出不去怎么办?无数种想法在他脑子中回荡,促使他眼皮越发重。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这片无边无际的丛林之中,永远也走不出去。雨水打在他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与泪水混为一体。

就在他觉得自己即将放弃的时候,恍惚间,他看见了一只红色的身影停在他眼前,是一只小鸟羽毛鲜艳而细腻,双翅轻轻扇动。

“怎么会有鸟?我是饿晕了吗?那也应该是烤□□?这鸟都不够吃。”时安趴在泥坑里,喃喃自语。

小鸟在时安面前,它的眼睛一闪一闪,他轻啄时安额头。“你要跟我说什么?”时安费尽力气爬起来,靠在树根下。

小鸟往前飞几步,然后回头看向时安,似乎是在示意对方跟自己走。

“你是要带我离开吗?”

小鸟点头,飞回来又飞出去。

时安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终于从泥坑中站了起来。他跟着下鸟,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去。

就这样,一鸟一人,在暴雨中艰难前行。

--

雨夜,雷鸣如鼓,一道道闪电撕裂天际,将黑暗的天空映得苍白。乡间小道上,一辆悬浮车孤独地停靠在路边,车窗上的雨滴汇聚成流,滑落而下。

车内,苏瑞眉头紧锁,眼神焦急地盯着手中的终端。信号灯闪烁不定,最终归于沉寂,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他抬头望向窗外,雨幕中隐约可见远处的山峦和摇曳的灌木丛,心中不禁涌起一股不安。

突然,灌木丛中传来一阵微弱的响动,苏瑞的神经瞬间紧绷。只见一个身影缓缓从灌木丛中走出,浑身泥泞,一身黑衣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他的步伐蹒跚,一瘸一拐地向前挪动。

苏瑞见状,急忙推开车门,冲入雨中。他快速来到时安身边,只见他脸色苍白,嘴角挂着血迹,神情恍惚。

“你怎么样?快上车!”苏瑞急切地说道,伸手去扶少年。

少年微微抬头,眼中微微回神:“你怎么在这?”

苏瑞将人扶进车内,浑身滚烫,这完全是烧糊涂了。

“上车”

“嗯”时安应答一声,整个人随即瘫软在地。

苏瑞将车辆停在别墅门口,转头看向时安再次确认:“时安你这伤势,还是去医院吧。”

“不能去”时安眉头微拧,双目紧闭,好似陷入昏迷但仍拒绝去医院。

苏瑞犹豫,他看出时安身上的伤口不对劲,皮肤下面还有金红色的细纹,潜意识告诉他不能去医院,应该听从时安的意见。

还有时安的头发。

他抬眸看一眼时安肩膀正在流血的伤口,伤口中心是一个圆形的穿孔,直径大约三四厘米,边缘的皮肤被撕裂开来,显得粗糙而不规则。

伤口周围的皮肤呈现出青紫色,这是皮下淤血的表现。伤口内部的肌肉和血管已经受到损伤,呈现出一种模糊的、血肉交织的状态。血液从伤口中渗出,已经凝固成暗红色的血块,附着在伤口的边缘和周围的皮肤上。

好像是被什么贯穿。

就在苏瑞犹豫时,车窗被敲响,是穿着一身校服的许诺,撑着一把雨伞,另外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背包。

“你怎么在这”苏瑞降下一半车窗不解问道。

许诺将手里背包提了提说道:“苏少,你落在训练场的背包”他笑盈盈看着苏瑞,眼光却看向副驾驶。

苏瑞似有察觉,侧身挡过他的目光,将车窗完全降下,伸手将背包拿过来:“好了,谢谢,可以离开了。”

“时安怎么在这?”许诺试探性问道。

苏瑞微微眯眼,没有说话。

许诺脸色僵硬解释道:“我看见他校服了。”

苏瑞显然没有接受许诺的说辞,面色不悦:“嗯,你还有事吗?”

许诺踌躇几秒“那我先走了”

看着人离开,苏瑞才推开车门,下车将副驾驶的时安搀扶进别墅。将人放在床上,他伸手要去解时安的衣服,伸出去又缩回来,在床边来回踱步。

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他看着对方血汪汪的伤口,他不会处理啊。先去拿医疗箱,对。心里拿下主意,苏瑞快步离开房间,返回客房翻找医疗箱,十分钟后,看着一地狼藉,怎么会没有呢。

别墅大门重新打开,苏瑞撑着雨伞出门,刚出大门碰见提着袋子的许诺。

“你怎么还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他又被迫流浪了[星际]》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