汜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出了赛车俱乐部,天已经黑了。

夜晚的城市少了白天的喧嚣,多了几分静谧,夏天就是这点好,晚上星星多,夜空坠着碎星,月光满盈。谈不上多浪漫,但散步的有情人不少,肩挨着肩,手牵着手,欢声笑语,偶尔男人凑到女人耳边说几句私密挑逗的情话,女人娇羞地捶了男人一拳。

也显得桑涴和靳延这对不牵手,还隔着点距离的小情侣有些突兀。

去停车的路上,靳延晃着钥匙圈问:“刚跟那智障说什么呢。”

桑涴:“没说什么。”

“聊的那么起劲还没说什么。”靳延解锁车,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人却不让,大喇喇地挡在那儿不让桑涴上去,恶劣得很,“你们两个别是说我什么坏话吧。”

桑涴忍俊不禁,“坏话也不是随便说说就有的。”

“长本事了,刚开始跟我说话头都不敢抬,现在都会怼我了。”靳延轻呵一声,斜倚在门边,随便拎起桑涴的一撮头发绕在指间把玩,修长的指节绕个几圈不成事儿,就这么周而复始地玩着,跟个宝贝似的,他也不嫌烦,桑涴也乖乖地站着让他弄,倒算是一副和谐的画面。临了,靳延来了点兴致,“用的什么洗发露?”

桑涴:“青柠。”

靳延又问:“烫过头发吗?”

“没有,”她说,“没留过太长的头发,以前上学时间紧张没法打理,后来就习惯短发了。”

靳延手指挑起桑涴几缕头发,从指间穿过,不经意擦了下她的耳垂,温温软软的触感。他手停了停,放开几撮头发转而捏住桑涴的耳朵,从她的耳朵尖儿慢慢滑到耳垂,不轻不重地捏着,“可以试一试长发。”

桑涴被他捏的难受,躲了一下,“我没试过,不知道好不好看,晚上长头发吹起来很麻烦。”

靳延垂下眼看她,路灯的弱光柔和了他眸中的冷淡,露出一点温柔和纵容,“好看。”

桑涴颤了下眼睫,低低道:“那我下次试试。”

“嗯,”靳延突然抱了她一下,很快松开,转而不着痕迹地拽住她手腕,往身边扯了扯,“下次我帮你吹。”

桑涴心跳砰砰作响。

回家的路上靳延接了个电话,脸色不太好,拧着眉,桑涴以为他有急事儿就让他只送到小区的街角,“没事,十几米的路过去就是小区了,我自己可以。”

靳延瞥了眼在门口捧着西瓜啃的保安,亮堂堂的门卫室,点下头,“好。”

他打着方向盘,车子掉头,驾驶座降了一半的车窗刚要升起来,桑涴叫住:“等等。”

他停下,“嗯?”

桑涴惦记了一路靳延生日的事,但又不好直接过问,怕勾起了他的伤心事,于是纠结了一路,旁敲侧击:“我闺蜜的男朋友最近生日,她自己拿不出主意要送什么礼物,就……就来问问我。”

靳延心思有点飘,强行拉回来听桑涴说话,耐着性子想了想,“领带吧。”

靳粤海以前在外面养的那些女人,还有那些女人的私生子,每次在靳粤海生日的时候想尽办法出风头。靳絮安不算私生子,顶多算个继子,去年他送的就是一条领带,哄得靳粤海乐呵呵地笑。

当时,靳絮安的妈妈胡玉故意把话锋引到靳延身上来,话里的攻击意味藏都藏不住,“絮安真孝敬,靳延啊,你送你爸什么?”

靳延大喇喇地坐在靳家的主位,扯了下嘴角,毫不留情地把那温柔刀刺了回去,“亲儿子的礼物哪有继子的礼物重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