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力的小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老何卖东西就是图一乐,虽然平时也能赚点钱,但都是在一起摆摊的,他收过来这东西钱也不多。

如果宋岳想要的话,他自然不会收钱。

“宋岳,我看你脑子是真的抽了!”

李西章看到宋岳居然要买一根黑不溜秋的木棍,忍不住出声嘲讽。

宋岳自然不会搭理这个苍蝇,看着老何开口。

“何叔,这东西也是你收来的,怎么能不给钱呢?”

不管价格是多是少,白送肯定是不能要的。

原本老何还以为宋岳是开玩笑,听到他这么说才知道,宋岳是真的想买。

不过老何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他能在这里摆摊,就证明这些旧货是有市场有需求的。

可能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这些旧家电什么的一文不值。

但总有少部分人喜欢。

各花入各眼,宋岳想要这木棍他也不会去想为什么,给个价就行了。

“这东西你给我三十块钱吧。”

他收这几个臼杵连带两个木棍,只花了十块钱,是收其他东西时候一批来的货。

张嘴就赚三倍,他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三十块钱,贵肯定是贵的,不过宋岳也没觉得怎么样,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不过几十块钱而已,宋岳不准备还价。

不管怎么样,这木棍里面存在灵气,可以满足他透视能力的需求。

就算木棍没有任何价值,他都会掏钱买下。

“行,三十就三十!”

老何正等着宋岳还价呢,没想到宋岳直接掏出来三十块钱递给了他。

“呃,行,你拿去吧。”

老何愣了一下,没想到宋岳这么爽快,不会真和李西章说的一样,脑子摔傻了吧?

李西章看到宋岳真的掏钱了,眉头一皱没有出言继续嘲讽。

他对宋岳还是比较了解的。

两个人卖的东西一样,都是各种文玩手串。

文玩古玩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两者的差距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

不过,这文玩手串不论是木头还是矿石,又或者是菩提之类的树籽,都看重品相。

宋岳之所以摊位生意比他好,就是因为宋岳眼力好,进货时候总能挑到一些好货。

他进货的时候则是不看好坏,买的全是通货,不是他不想挑,是真没那个眼力心劲。

宋岳这家伙不会真看出来了什么,才要买下这根木棍吧?

李西章死死看着宋岳手中的棍子,想要看出来点什么。

一头粗一头细,仔细看来像是个秤杆。

秤杆?

这木棍入手很轻,不过手感倒是不错,有一些积年累月摩挲留下的包浆。

入手之后宋岳仔细看了一下,也才发现这是根秤杆,怪不得和臼杵是一起来的。

大概率是某个以前药材店的东西,秤药的小秤,还有捣药的药臼。

“那行,我再看看去。”

东西到手,宋岳转身就走,他要多找几个带有灵气的物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