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酒店后,两人就到了各自的房间内休息。

再过三天还有一场酒会,季延原本应该在这次的合同尘埃落定后回国,可既然收到了邀请函,就不得不再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同住酒店的一层楼两个人却没什么交集。

沈鹤州倒也不指望着能与季延还能维持曾经的关系,季家这次的风波后,两人往后的交流多半往后只会是商业上简单的往来。

合作谈下来后,后续的工作事宜交给留在这里的三天,除了在酒店里睡觉,就是偶尔看看电视节目,有时看着手机也想过要不要主动联系季延,但转念一想,两个人的关系停在这里也未必是坏事。

酒会当天。

沈鹤州去找了一家西服店挑了一套正装,下午叫了一辆车将他送到酒会楼下。

走进酒会大厅内,就是举着手中的酒杯,与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寒暄应酬。

刚谈下合作的老师,对沈鹤州很是喜欢,拉着他在这场酒会中认识了不少的新面孔,在路过季延时,连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人拉往了别处。

直到酒会到了尾声,沈鹤州才得以找了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喘一口气。

他坐在靠近露台的椅子上,揉着喝得有些发晕的脑袋,心中暗自庆幸着酒会开始前吃了解酒药,不然就今天这场应酬喝下了的酒水,怕是要失态了。

“季先生,季先生醒醒……”

“怎么办?季先生今天助理有过来吗?”

“小季总我熟,我送他回去吧……”

听见后面的谈话,沈鹤州站起身来,从他站的位置一眼望过去,只能看见季延的衣角。

两个侍应面露难色,那人不等侍应同意,伸手就要把醉酒的季延扶起来。

这人沈鹤州在国外工作的几年,听过这人的恶名,之前的一次酒会上见过,对方看他喝不醉,还想着往他酒杯里下药。

别人头里长的是脑子,他脑子j虫盘旋,什么都敢碰。

沈鹤州起身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沈先生,好久不见,比起上次见你的时候,更有魅力了。”

沈鹤州浅笑:“多谢夸奖。”

“要是沈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先带小季总去休息了。”

“亚尔曼先生,可是你替我送喝醉的男朋友回去,怕是不太好。”沈鹤州弯起唇角,把喝醉的季延拉到了怀中。

亚尔曼双眼微眯,脸上多了猎物被人抢走的不悦:“我听说沈先生刚和季总的侄子取消订婚。”

沈鹤州浅笑:“及时止损,换条大船攀让亚尔曼先生嫉妒了吗?”

亚尔曼眼看着猎物从自己眼前溜走,心有不甘,却也没办法强求。

他敢做这种事情,无法就觉得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再者大家都是要脸面的人,事发谁也做不到揪着这件事不放,到时借着对方喝醉,说是对方喝醉酒后你情我愿发生的关系,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看着亚尔曼识相地退开,沈鹤州搀着东倒西歪的季延走出了酒会。

沈鹤州孤身一人来到国外谈合同,没有司机,没有助理。

身边多了季延这个不省人事的醉鬼,一时半会还不知道怎么回去。

沈鹤州扶着季延在街边坐下,扶着一个醉鬼到处走动,相仿的身高和身材,让他额间沁出了一层细汗。

他蹲在季延身边,伸手去摸季延身上的手机,手刚搭上了季延的胸口,就被季延一把拍开。

“喝成这样还知道不能让人碰你,小季总自我防御机制还挺好的。”

季延双眼拉开了一条缝,愣愣地盯着沈鹤州,眼底流露出了几分落寞。

“为什么还会梦见你。”

他头靠着身后的墙壁,形容颓废:“为什么就是忘不了……”

沈鹤州轻叹了一口气:“沈鹤州吗?”

季延听见这三个字浑身微微一颤,落寞的神情下,一双眼又黯淡了几分。

沈鹤州看季延这副模样,干脆在季延身边坐下,他看了看表上的时间,九点半,他没什么事,在这里陪季延坐在酒醒,也不成问题。

“时间一长就能忘掉了。”

“忘不掉,一直都忘不掉。”季延用力捶着自己的脑袋,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对劲。

沈鹤州赶忙把季延的手拉开,没想到时常冷着张脸的小季总,竟然哭了。

眼泪浸湿了季延的脸颊,季延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偏过头默默掉着眼泪珠。

沈鹤州活了两世,都没见过小季总的眼泪,一时间慌了起来,急忙用手去擦小季总脸上的泪水。

“不哭了,沈鹤州是坏东西,等回去我帮你打他。”顺口说出这句话时,他自己都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愣了片刻,又轻轻揉了两下季延的眼底:“不哭了,乖。”

季延醉得厉害,抓住沈鹤州的手,在开口说话时,连声音都变得哽咽了:“不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求书网【qiu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偏执反派,改写BE定义》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