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灯大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求书网qiu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闻言,护士大惊失色,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于是,她寻了个借口,逃之夭夭。

而被尹颜算计了的杜夜宸眼见着追求者逃窜,嘴角一抽。

这女人到底要作妖到何时?他被她泼了一身脏水,便是泥人也有三分性儿。

杜夜宸冷笑一声,欺身逼近,嵌住了尹颜的下颚,细细打量。

男人忽然靠近,那挺翘的鼻梁近在咫尺,如同绚烂玻璃珠的眸子一瞬不瞬注视着自己,令尹颜惶恐不安。

她也知道这一回说话有点过分,当即咽了咽唾液,问:“你想做什么?”

总不会是打她吧?

岂料,杜夜宸缓慢靠近,语带暧昧地道:“既是我太太,同你亲近亲近,不是人之常情吗?”

男人炽热的气息如碎雪一般沸沸扬扬散落,坠于人肤上,引发星点触碰,教人如芒在背。那一点热流,刚拂上人身,好似雪花消融一般,转瞬间消弭无踪。

尹颜同杜夜宸对视,大气都不敢出。她看着男人那犹如黑松一般枝桠密集的睫羽,羞恼之意涌上心头。

这厮又要开她玩笑吗?他总这样,半点都不让人占便宜。一旦她占了上风,他便会想方设法拉她下马。

尹颜知道杜夜宸是故意吓唬她,她不该躲闪的,反正不会真的被他欺负。

可是真当杜夜宸缓慢靠近,她又不免胆怯。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指在被单上抓了又抓,紧张万分。

近一点,再近一点,眼见着杜夜宸就要亲上她了。

原该就此打住,停下,解释这一切都是闹剧。

可杜夜宸偏偏没有这样做。

尹颜心跳如擂鼓,她惶恐而不安,想赌气听之任之,可事到临头,又畏首畏尾了起来。

最终,尹颜还是抬手,抵在了杜夜宸的喉间,阻止他缓慢逼近。

杜夜宸笑道:“怎么?我家太太是怕我了吗?”

他又是这样爱捉弄人!语调里带着三分烂漫、七分风流。

尹颜恨得牙痒痒,她静默一瞬,忽的玩心四起。她豁出去了,故意探出指尖,暧昧地拨弄男人喉结,低语:“怎会呢?要和我家先生亲近,我求之不得。”

不得不说,尹颜确实很懂撩拨男人的手段。不过指尖上下一挑动,竟让杜夜宸身躯僵硬了一瞬。好歹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被漂亮女孩触碰到这样敏感的区域,总会有一瞬怔忪。

杜夜宸头一回口干舌燥,隐隐有情愫在体内涌动,汹汹冲撞。只是他向来不会暴露心绪,眼下也缄默不语。

杜夜宸微微眯起眼睫,打量眼前巧笑嫣然的女子。可惜,她装得再热辣,紧攥被单的手掌还是暴露了她的内心。

这女人要强,不过是强装镇定罢了。

杜夜宸顾念她身上有伤,也不好欺负太过,且饶她一回。

于是,他直起腰身,松开了眼前肆意妄为的女人。

尹颜松了一口气,这一回,至少没输士气。她怕他假戏真做,可不敢再同杜夜宸说笑,临时岔开了话题:“杜先生,这些人口口声声要杀你。我看,待你身边也不是个法子。钱确实好,可也得有命花。我想,我该带尹玉离开洋馆了。”

杜夜宸怎么都没想到,尹颜是起了离去的心思。

他垂眉敛目,细思了一会儿:“你真想走,我倒也拦你不住。不过……李辉能轻易寻上我,那么代表他也有点手段。这样的人,同你结仇结怨了,你当他会轻易放过你吗?况且,他知晓,我为了护你,不惜同他正面争斗,必会认为你于我而言极为要紧,不会放过你的。你我如今是唇亡齿寒的利害关系,恐怕你离了我,反倒会死得更惨。”

听得这话,尹颜算是回过味来。

她想起此前种种,忽的脊背发麻,失声道:“杜先生,我问你一事。”

“说。”

“你此前,故意强调‘我是你的人’,可有借李辉牵制我、逼我留在你身边之意?”尹颜越想越在理,浑身上下都窜起了鸡皮疙瘩,“你知道你这处是龙潭虎穴,早晚我会逃跑。特别是如今我还遇上李辉,脱险以后定会因害怕,执意离去。所以你故意在他强调你我的情人关系,说我俩是一条船上的人。那么李辉想要对你下手,势必也会紧紧盯着我。前有狼后有虎,我无处可去。在外为避李辉四处逃窜,倒不如留在你身边,至少洋馆中,还有你和阿宝庇护……杜先生,你打的是不是这个算盘?”

他是想故意斩断尹颜的退路,让他的仇家们都知道,如今尹颜是他心尖尖上的女子。

得尹颜,可左右杜夜宸。

这样一来,她往哪里跑?!身上都贴满杜夜宸的标签了,她插翅难逃!

尹颜一声声的凄厉质问,没有得到杜夜宸的回应。

男人只是顾左右而言其他,说了句:“夜深了,既还有力气同我叫板,那么就下床,咱们回家去吧。”

他没有直面应答这个问题,似乎是默认了这个答案。

尹颜恨得牙痒痒,怎么都没想到,这男人的一举一动皆是阴谋阳谋!

这个坏胚子,她还以为杜夜宸同她有暧昧心绪呢!其实不然,杜夜宸的心里,只有他自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