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机》转载请注明来源:求书网qiushuxs.com

“你看。”

林晓靖拎着个袋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笑着对覃未槿道:“我之前一直找不到的眼罩,原来在这儿啊。”

覃未槿发出了个已阅的“嗯”,林晓靖又回卧室继续整理了。

纪黎再喝一口咖啡,把刚才被打断的话题续上:“没和好,不会和好的。”

覃未槿拿起了她的那杯咖啡,往纪黎这边递了点。纪黎明白意思,两人咖啡代酒地碰了一杯,仰头意思喝一口。

但是纪黎也想知道:“要是我和好了呢?”

覃未槿沉默半秒:“你在意我的想法吗?”

纪黎:“当然在意啊。”

覃未槿:“我可能会失望。”

“为什么是可能,”纪黎看着马上又要出来的林晓靖:“要是我和好了,我允许你失望。”

覃未槿问:“我要是不失望呢?”

纪黎:“那你对我也太宽容了。”

覃未槿一声“是啊”,林晓靖又出来了。

“好了,清空啦,”林晓靖又拎了一个袋子:“不过我要是有漏了什么,纪黎你看到就直接扔了吧,不用问我了,都不重要。”

纪黎点头:“好的。”

覃未槿说:“浴室还有一些东西。”

林晓靖疑惑:“浴室还有吗?”

覃未槿:“去看看。”

林晓靖拍拍手:“浴室的肯定更不重要了,丢了就行。”

覃未槿:“你让谁丢?”

林晓靖像是咽下一口憋着的气:“好吧。”

林晓靖前脚刚走,覃未槿就说:“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纪黎点头:“可以啊,有空,”她问:“我们仨?”

覃未槿:“我们俩。”

话音落,林晓靖双手空空地从浴室里出来,她疑惑地问覃未槿:“里面哪有东西?”

覃未槿从容不迫:“我记错了。”

林晓靖没当回事,她笑嘻嘻地走到客厅:“纪黎晚上有空吗?我请你们吃饭。”

纪黎额了声。

“她没空,”覃未槿帮纪黎回答了:“她被约了。”

林晓靖没有丝毫怀疑:“那好吧,”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不会是你约的吧覃未槿。”

覃未槿不说任何话,她只是拿着咖啡,只是浅笑,可显然的就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好好好,”林晓靖也坐在了沙发上:“那我能不能加入你们。”

覃未槿:“不能。”

林晓靖哼了一声。

至此,今天下午的租房仪式正式落幕,覃未槿跟纪黎要了她平常的晚餐时间就回公司了。

纪黎也回了家。

她原本的计划是先收拾一下家里,把用不到的先整理了,装一部分箱,该扔的扔了,但一回到家,她做了自己都觉得离谱的事。

她先洗了个澡,接着站在衣柜前思考晚上穿什么,决定了再好好地弄了个头发,再细细地化了个妆,直接把时间磨到她给覃未槿的饭点。

在楼下等覃未槿的纪黎,着着实实一个明艳大美女,小区门口有家已经倒闭的店,此刻玻璃窗里映出了纪黎的现在,大波浪大红唇,短裙长腿。

嗯……

纪黎看了眼时间,觉得现在上去换的话,肯定来不及了。

才这么想着,视线里一辆熟悉的车开了过来。

上了车,纪黎的情绪立马好受了许多,因为眼前这位美女她也换了身衣服,也补了妆,而且她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