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真取消了前往特雷森的打算,而是先去前往希望锦标赛的比赛场,但是虽然丁真和珍珠那一百八十万没花多少,但是希望锦标赛的比赛门票丁真不知道怎么买耶...

珍珠背着钱和锐刻五的箱子,而丁真抽着锐刻五在比赛的外围左顾右看

“就那里好了”

丁真穿过一段草木树林后爬上一棵树,接着顺着树的枝干爬过围墙,而珍珠不一样,她是腿力超强的赛马娘,只是跳跃**住围墙边缘后翻过身躯进到会场

好在这个钱箱锁的紧紧的没有掉下,而丁真看见珍珠也上来后,拉着珍珠向观众席走去,但丁真和珍珠不坐椅子,坐地上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很快,先由出赛的赛马娘登场,随着橙色长发的马娘走出,女解说员开始说话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第六号的无声铃鹿!”

而另一位男解说员也继续发言道

“她就是本场支持率第一的赛马娘,似乎也是整场比赛的焦点,胜率很高,不知道这一次表现如何呢?”

说着,无声铃鹿抓起身后的外套向着身旁一抛,很快所有人都迎来剧烈的欢呼声

而珍珠拍打着丁真的身躯说道

“哥,支持率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自己老妹的提问,丁真也摇摇头

“我也有点不清楚,但好像就是很牛逼的人支持率就高吧?”

“哦?那支持率第一岂不是说明赢定了?”

“不一定哟”

说着还有其他赛马娘也登场,第二位登场的赛马娘和无声铃鹿一样头发是橙色的,不过这位赛马娘是短发少女,女解说员继续说道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七号位的侍兼福来!”

同样的,每个赛马娘登场都是男女解说员各说一句,男解说员补充道

“这个赛马娘很少比赛呢,但听说她占卜后说今天能赢,也是这场比赛支持率第二的赛马娘呢”

同样的,无论哪一位赛马娘都要抛外套,福来也抛掉身后的外套,然后迎来欢呼,但欢呼完,她们还是要自己捡外套的

珍珠又问了一声

“哥,占卜是什么意思啊?”

“珍珠,我也不知道啊”

但闲聊后,又有一只较小的粉发马娘走上前来

“下一位登场的是这位赛马娘,八号位的春丽乌拉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