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隔壁的房间。

游师兄被我传染了流感……

怀着这样的愧疚之心,元珍珠任劳任怨,猫着腰,抓着毛巾,一次又一次把游天地全身的汗擦干。

忽然,她感到一股凝视。

目光一转,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正大大睁着,一动不动盯着自己。

元珍珠惊喜道:“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吃药?”

游天地仍然大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元珍珠摸摸他额头:“感觉好像没有那么热了。”

她欢快笑道:“你饿不饿?我煮了排骨汤。”

游天地后知后觉感到胸口有点凉。

他垂眼一看,惊呆。

衣服不翼而飞,身上空无一物,雪白的肌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他本能地抬起手捂住胸口,惊恐的目光落在元珍珠身上。

元珍珠眨眨眼,花了两秒钟时间领悟对方目光,嗷嗷叫起来:“是你出汗太厉害了,我帮你擦干而已!”

“你把床单被子都汗湿了!”

游天地这才感觉到背上粗糙的质感。

不是床单。是浴巾。

元珍珠不爽道:“帮你垫了好几层呢。”

游天地:……

“好冷。”他艰难出声,嗓音嘶哑得几乎不成形。

元珍珠露出惊喜神色,伸手把旁边的被子拉开,给游天地盖好。

“会觉得冷,说明你的冷热感受已经正常了。”

“也就是说,你的神经系统已经恢复正常了。”

“你饿不饿?喝点排骨汤吧。我放了姜,辣辣的很开胃哦。”

游天地正要摇头,却突然发现,啊,真的很饿。

他从被子里撑起身体,“我的衣服呢?”

元珍珠转身,熟练拉开斗柜,从里面拿出干净的t恤和运动裤。

“不好意思哦,想着你肯定是要换衣服的,就稍微翻了一下你的抽屉。你的脏衣服我拿去我那边洗了。因为我想着在这边洗的话,洗衣机会吵到你睡觉。”

她旋风一样卷到门口,回头道:“排骨汤在我那边的高压锅里保温,我给你拿过来,你换好衣服就出来哦。”

说完,便旋风一样卷出去了。

游天地默默伸手进被子里。

然后松了一口气。

还好。

自己平时睡觉穿的平角短裤还在。

那家伙还不至于神经粗到把这最后一件也脱了。

游天地心脏乱跳。

他在外面运动,从来都是老老实实穿着专业速干服装。

从来不会像有些男生那样,一出汗就脱光。

童年结束之后,他的身体就没给人看过了。

可是,短短时间内,竟然被那家伙看光了两次!

游天地抬起手,无奈地捂住脸。

*

是不放蔬菜或根茎、只有满满排骨的纯粹肉汤。

随着热气里扑上来的,是浓厚的肉香和辛辣的姜味。

游天地连吃两碗,心满意足。

元珍珠坐在桌子对面,四下打量,感叹道:“你家干净整齐多了,比起上次来说。”

她目光落回游天地身上:“你自己收拾的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